•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一段塵封已久的壯烈犧牲

  • 時間:   2020-06-29      
  • 作者:   鐘冶平      
  • 來源:   威海經區組工      
  • 瀏覽人數:  182


前些日子,整理父親的一些文字材料,看到張心語伯伯1986年12月14日寫給父親的一封信。張心語伯伯是父親的小學老師,生前曾任中共青島市委副秘書長。1932年秋天,父親在橋頭鎮高級小學就讀時,國文教員就是張心語。不過那時他叫叢繼周,張心語是參加革命后的組織名。抗日戰爭后期,師生在威海共同執掌抗日民主政權,一時在當地傳為佳話。

張心語伯伯給父親的信不長,全文如下:

若明同志,煙臺日報編寫膠東大眾報史,向我調查一件事:據說原《大眾報》創始人之一的周居賓同志,在1940年或41年調威海工委工作,后不幸被捕犧牲(聽說是被敵人的狼狗咬死的)。想給他寫個傳記,來信問我是否認識周居賓同志,以及他的被捕經過等。我想不起此人,我想如果周在中共威海工委工作過,你一定知道此人。故寫信給你,如我估計的對,請你寫一個材料寄我轉交煙臺日報社,或者你能提供了解周居賓同志的其他線索亦可。

這封信在路上走了六天。父親12月20日收到后,三天就寫好了周居賓同志的文字材料,當即寄給在青島的張心語伯伯。父親撰寫文章的主標題是《周居賓烈士生平簡介》,副標題是《關于周居賓同志被捕犧牲情況的回憶》,全文如下:

周居賓同志,1907年出生在山東即墨大留村,家境貧寒。據說在抗日戰爭初期,其妻流落他鄉以乞討為生。抗日戰爭爆發前,他在《青島公民報》社當排字工人。1930年由陳邁千同志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抗日戰爭爆發后,回到家鄉從事抗日救亡活動。1938年1月,與袁超、孫培生等同志一起,組織成立了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第七大隊。三四月間奉三軍司令部命令,開往三軍總部駐地牟平縣崖子村進行整訓。途中遭到國民黨頑固派韓秉晨部的突然襲擊。危急之中,周居賓、劉坦、崔子范等率領部分隊員突圍。回到萊陽,他重新發動組織群眾,又秘密拉起隊伍,繼續開展武裝斗爭。后因工作需要,周居賓同志被調到膠東地方工作委員會,開展黨的地方工作。

1938年春夏之交,黨組織決定由他籌備《大眾報》的印刷工作,當時一沒有技術工人,二沒有印刷設備,怎么辦?周居賓同志深知《大眾報》是膠東黨和人民的喉舌,意識到自己肩上擔子的沉重,他把黨的期望和信任化作戰勝困難的勇氣和力量。他和張松山同志一起四處奔波,終于尋找到一些原來在報社工作的印刷工人和被轉移出來的機器設備。克服重重困難,不分晝夜地突擊工作,完成了籌備印刷廠的工作,保證了《大眾報》的早日出版發行。由于他的出色工作,1939年1月,被任命為報社印刷部副部長。

1939年12月10日,當《大眾報》和區黨委黨校的隊伍一起轉移到北掖三元鄉河南村與日偽軍發生遭遇戰時,周居賓同志當時也在包圍圈內。突圍脫險后,他忍著自己親密兄弟犧牲的悲痛,安慰大家,做穩定大家情緒的工作,很快收拾整頓好自己的隊伍,恢復了報紙的印刷出版工作,受到黨組織和同志們的稱贊。

1940年秋天,膠東區黨委調周居賓同志到區黨委組織部工作。考慮到他抗日戰爭前曾在大城市生活和工作過,有在城市從事秘密工作的經驗,決定由他擔任組織部城市工作科(調查科)科長,經常派他到各地區巡視檢查。1941年5月,周居賓同志來到威海檢查黨的組織建設工作,我們熱情地歡迎了他。當時中共威海工委駐在文登、榮成邊區境內,我代表工委向他匯報了威海的組織建設情況后,他提出要進到威海的基層檢查工作。由于當時威海形勢嚴重惡化,都是敵占區,日偽軍崗樓林立,封鎖嚴密,危險性非常大,我再三勸說他不要進敵占區,可是周居賓同志堅持要下去走走,說“既然來了,還是親自到基層去走一趟,實地看看,心里才踏實”。看他一定執意要去,我和工委幾位負責同志商量,我們負責同志中一定要有一位親自陪他去。我堅持陪他,從海陽調來的宣傳部部長于政同志堅持由他陪去,要我留在機關主持日常工作,說他也可以順便了解一些基層的情況。我們經過商量,同意由于政同志陪同前往,選擇工作基礎比較好又最靠近文登、榮成邊區、比較安全的洛后村為落腳點。經過一夜的跋山涉水,他們于5月8日拂曉到達西洛后村,住在共產黨員鄒玉鳳同志家中。

不料就在吃早飯時,七華里之外的東豆山據點偽軍突然包圍了西洛后村。周居賓同志不幸被捕,同時被捕的還有橋頭區區委組織委員夏珂同志(原名韓玉珂,岳家莊村人)。他們被偽軍押解到威海市內,雖經嚴刑拷打,但堅不吐實,最后被日寇用狼狗活活咬死,周居賓同志年僅三十歲,夏珂同志更為年輕。于政同志在混亂之中沖向南山,隱藏在一條長著灌木叢的小水溝里,在基層黨組織和鄉親們的幫助下脫險回到工委。

周居賓同志是抗日戰爭期間在威海犧牲的資格最老、級別最高的領導干部。為此,中共威海工委特向膠東區黨委、東海地委做了報告,檢討未能保衛好周居賓同志人身安全的責任,請求上級黨委給予處分。此后,威海工委形成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今后凡非土生土長的外來干部,一般不允許冒險進入敵占區工作(跟隨部隊、武工隊行動除外),以免再次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晚年的父親常常懷念周居賓同志,對于他的犧牲刻骨銘心,一輩子都沒有忘。每次他都反復嘮叨地說,當時我是工委書記,完全有權力可以不同意他去敵占區,這樣就不會出這樣大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后人?我看到此時父親的眼里噙滿淚水。


                       鐘冶平

                   2020年6月25日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