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為共和國而奮斗--并以此文紀念父親葉蓬勃誕辰100周年

  • 時間:   2019-10-15      
  • 作者:   葉培建      
  • 來源:   北京新四軍研究會浙東分會     
  • 瀏覽人數:  507

 微信圖片_20191015094604.jpg

                                    葉培建父親葉蓬勃在朝鮮立功紀念照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恰逢我父親葉蓬勃誕辰100周年。在這重要年份,我獲得“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和“最美奮斗者”光榮稱號;母親作為建國前參加革命而今健在的老同志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我作為科技進步特等獎獲得者也榮獲這一紀念章。我心情激動,感慨萬分,很想寫點什么,思來想去,覺得有必要寫寫我們家人為共和國而奮斗的平凡故事,并以此文來紀念父親誕辰100周年!

微信圖片_20191015094604.jpg

                             解放上海后,葉培建父母的合影照

  我父親1919年10月9日出生于江蘇省泰興縣海潮村,原名葉榮生,參加革命后改名葉蓬勃,抗戰初期畢業于鄉村師范。新四軍東進黃橋之后,在抗日民主政府的領導下,他積極投身抗日的教育事業,先后擔任小學校長、區文教股長、縣教育督學,教育培養的很多學生走上了革命道路,同時作為黨的基層干部,和縣團一起參加了反掃蕩斗爭等等。解放戰爭初期,投入了蘇中戰役,在“七戰七捷”的第一仗——泰興宣家堡戰斗中做出了積極貢獻。后因國民黨發動全面內戰形勢緊張而北撤,轉入軍隊工作。先后隨華野一縱參加了萊蕪、孟良崮、豫東、淮海、渡江、解放上海等重大戰役,有幾仗(如豫東戰役中民權車站爭奪戰、渡江前夕江心洲攻擊戰)打得異常激烈,九死一生。后又于1950年10月入朝參加抗美援朝,隸屬20軍60師,在朝期間先后任團宣教股長和組織股長。入朝后即在東線投入第二次和第五次戰役,首戰長津湖地區,我志愿軍雖倉促入朝、缺衣少糧、武器落后,但以大無畏的精神重創美軍王牌陸戰一師,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這兩次戰役及后來的華川狙擊戰、元山海防備戰,條件都極其艱苦,美軍裝備遠遠優于我軍,部隊戰斗及非戰斗減員損失巨大,各種思想也隨之產生。父親作為一名政治工作者,不畏艱險、深入基層為克服部隊中存在的“速勝回國”和“輪班回國”思想情緒,在激活、發揮黨支部作用中提升了戰斗意志,榮立戰功。1952年歸國后,他隨20軍在浙江地區從事戰備值班和國防建設,先后在榴炮團、速成學校、坦克團和步兵團任職,也在軍、師兩級機關任過職,直至1964年轉業。戰爭年代,他以一個文化人轉入軍隊,克服了許多不適應,努力改造自己,不懼生死,英勇戰斗,勤奮工作,先后立三等功,四等功四次,小功多次。榮獲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軍功章和國旗勛章各一枚,并獲中華人民共和國三級解放勛章一枚。在和平年代,為建設正規化軍隊而努力工作。1964年響應毛主席地方“大辦政治部”號召,轉業至南京某軍工企業擔任政治部副主任,后任革委會副主任,為國防工業建設嘔心瀝血,成績斐然,不幸于1971年4月去世。可以說他的一生雖職位不高,功勞不大,但是是革命的一生,為共和國的成立和建設鞠躬盡瘁的一生。

微信圖片_20191015094604.jpg

                                                    葉培建母親在解放戰爭結束時軍裝照

  我的母親和三叔都受他的影響,于抗戰后期參加了革命。母親1946年初,忍痛留下僅一歲的我在泰興李秀河村外婆家,北撤后也在華野一縱,先在教導團任文化教員,后任連隊指導員,隨隊南征北戰,吃盡辛苦。從朝鮮歸國后父母才得以團聚,母親于1955年從部隊轉業至地方,先后在衛生系統和教育系統工作,直至離休。她先后獲得了淮海、渡江戰役等紀念章,以及抗戰60周年、70周年紀念章,今年又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感到十分光榮和自豪。她一直關心子女的成長,尤其是在父親去世后她更是把教育子女放在第一位,要我們做好人,做對國家有用的人。她也是為新中國的誕生和建設而努力工作了一輩子,現雖已90多歲,身體也不太好,但仍關心國家大事。

微信圖片_20191015094604.jpg

葉培建母親佩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照

  作為他們的孩子,我弟弟和妹妹都曾在部隊服役多年,復原后回到南京的工廠工作,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他們先后去了深圳和廣州,成了創業者和開拓者,都做得很好。在為國家和社會作出貢獻的同時,也極大地改變了自身的環境和生活。

微信圖片_20191015094604.jpg

葉培建父親從朝鮮回國后與他合影照

  我作為長子,父母從朝鮮回國后,才得以和他們團聚,且因他們在部隊,流動性大,我上部隊的住宿制子弟學校,也是離多聚少,只有假期才能一家團聚,但他們對我成長的影響是巨大的。影響不是來自“說教”,而是來自“家傳”,他們革命的歷史和做人的準則本身對我就是鞭策,所以我心中、血液中有深深的愛國情懷,即使是父親在上世紀70年代初不幸去世后,也沒有動搖我這信念。我始終熱愛自己的國家,熱愛自己的事業,所以在國外學習時從未考慮過留下;國內有部門出高薪要我去工作,我也不為所動;工作中遇到嚴重困難也不會屈服;我走上“航天”之路,其實和父親的建議很有關系,我高中畢業時想考外語學院,今后做外交工作。我父親鑒于他們入朝鮮時受美國空軍欺負的教訓,希望我學航空。我就報考了北航、南航等航空學院,但浙大把我先錄取了,畢業時走進了1968年剛建立的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錢學森為第一任院長),開始了長達50多年的航天報國工作。

微信圖片_20191015094604.jpg

                      葉培建佩帶“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獎章照

  在50多年的航天工作中,除在國外學習的幾年,先后在工廠、研究所從事過不同工作。在工程研制方面,我先擔任我國第一代傳輸型對地觀測衛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為這一類衛星的成功研制、三星組網做出了系統的重大貢獻;這十幾年來,先擔任嫦娥一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于2007年實現我國第一次繞月探測,實現了中國空間事業的第三個里程碑。繼而擔任嫦娥三號首席科學家,嫦娥二號、嫦娥四號、嫦娥五號試驗器總指揮、總設計師顧問,在各型號嫦娥方案的選擇和確定、關鍵技術攻關、大型試驗策劃與驗證、尤其是嫦娥四號首次實現月背軟著陸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在空間科學、衛星應用、衛星信息化等方面也有不少建樹,先后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一等獎多項,團隊獲國家科技創新團隊獎。2003年當選中科院院士,并任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等多所高校的兼職教授,國際小行星組織把編號456677的小行星命名為“葉培建星”,這些對我是極大的鼓舞和鞭策。去年起,我又受聘擔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航天學院院長,為培養人才做點工作。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國家又授予我“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和“最美奮斗者”稱號,深感得之太多了!當習主席親自把獎章授予我時,我十分激動,倍感自豪,覺得 “受之有愧”:有多少英雄模范做得比我好,貢獻比我大;即使論在航天事業中取得的成績,我也只是創造這些成績團隊中的一員。習主席還對我說:“再立新功”,這是對航天人的重托,是對中國航天事業的企盼,是對我的鞭策。因此也倍感責任重大!我雖已74歲,但革命人永遠年輕,一定在今后的歲月里和同志們一起,把中國的探月和深空探測事業做得更好,為建設航天強國多做貢獻:正期完成嫦娥五號月球取樣返回,在建黨100周年時中國火星一號完成飛向火星、落在火星、巡視火星的壯舉,繼而實現小行星探測,火星取樣返回,在新中國成立100周年時完成木星系探測,走向太陽系邊際!


                                      葉培建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