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江抗東進紅色資源值得繼續開發

  • 時間:   2019-05-12      
  • 作者:   施光華      
  • 來源:   施光華     
  • 瀏覽人數:  1013

1939年5月1日,在閩東紅軍獨立團基礎上組成的新四軍老六團(閩東紅軍)從茅山地區出發,到武進戴溪橋一帶,和由江陰三支地方游擊隊組成的江抗三路(江陰游擊隊)會合。六團對外改稱江抗二路。江抗(江南人們抗日義勇軍簡稱)總指揮部成立,率二、三路東進抗日,俗稱老江抗。江抗5月8日抵無錫東部梅村一帶,以梅村為基點,分兵向常熟和蘇州、上海近郊進擊,歷經激戰黃土塘、夜襲滸墅關、火燒虹橋飛機場等戰斗。老江抗東進近5個月,9月下旬奉命移師改番號,北上參加開辟蘇中抗日根據地。1939年11月6日,江抗東路指揮部(新江抗,又稱沙家浜部隊)誕生。“江抗江抗,不斷成長。”

江抗東進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奇觀壯舉史上重要一頁。許多老同志的回憶文章和有關方面著作十分豐富。歲月易逝80載,重溫這段光輝歷史,我覺得其深遠意義和特點是:

1.戰斗在敵人戰略后方要害敏感地區,海內外影響大。江抗東進作戰地區在常州以東,寧滬鐵路沿線兩側,無錫、蘇州、上海外圍,是敵人“以戰養戰”的腹心要地。敵偽有重兵防備。這個地區敵偽和國內反共頑固派勢力盤根錯節。各地我黨組織和積極分子掌握的抗日武裝力量分散單薄,急需有統一指揮和領導。新四軍江抗東進,打開了蘇南東部地區抗日的新局面,沉重打擊了日偽的囂張氣焰,鼓舞了人們的抗日熱情。上海有“東方大都會”之稱。中外文報紙反應敏捷。《新聞報》《密勒士評論報》《大美晚報》等迅速報道神兵夜襲滸墅關、火燒虹橋飛機場的消息。《大美晚報》還以“昨夜槍聲緊張,新四軍抵滬西,中日軍有激戰”為標題。我黨我軍的聲威傳播到海內外。

2.老江抗如虎添翼,新江抗茁壯成長,部隊軍政文工作活躍。新四軍老六團團長葉飛以江抗副總指揮名義,實際上負責全面領導指揮工作。江抗東進的任務是:發展武裝力量,改善武器裝備,籌集向北開辟蘇中根據地的部分經費,相機建立蘇南東路游擊根據地。六團開始東進時,只有600多人,加上江抗三路300多人,只有近1000人。江抗西移時,整編為兩個團,發展為4000多人。部隊原來武器簡陋不足,西移時步槍換成中正式、三八式,有的連每個班都有機關槍,總指揮部還成立了兩個重機槍連。陳毅司令看到江抗收繳武器多,抽調了兩批機槍支援兄弟部隊。

義師西移離水鄉,火種猶留沙家浜。以老江抗留在陽澄湖邊夏光等30多名治愈傷病員為骨干,根據上級的指示,在當地黨組織支持下,在主力西移不到兩個月內,成立了新江抗。新江抗成立第二天,就在常熟北橋打了個對日偽軍伏擊仗。人民群眾奔走相告:“新四軍江抗又回來了!”蘇南東部是魚米之鄉。抗日游擊隊人員的文化程度相對比較高。老江抗東進和新江抗成立以后,從上海等城市動員下鄉的產業工人、店員和大中學生始終不絕。部隊軍政文工作朝氣蓬勃,出現過流動修械所自制的手榴彈、水上印刷廠、鉛印的《東進報》《大眾報》。新江抗整編為新四軍六師第十八旅時,發展近5000人,其中從上海下鄉約1000人。八路軍三師南下與新四軍會師,六師還抽調數十名合適做文教、醫務、文藝工作的男女同志去三師。

3.軍民魚水情深,凝煉成紅色文藝經典《沙家浜》。《沙家浜》劇目和沙家浜紅色旅游景區感召力吸引力日益擴大,歷久彌新。“智斗”“十八棵青松”膾炙人口。阿慶嫂式和沙奶奶、沙四龍式人物故事多。我印象中深刻的有:(1)武進戴溪橋阿慶嫂式人物。江抗副司令何克希一次上街聯系統戰對象,突然發現一小隊鬼子帶領偽軍下鄉“掃蕩”。警衛員王國勛急忙就近安置他在街邊一家人家,自己另找地方隱蔽。這家女主人機智果斷,立即讓何克希躺進房間被窩里裝作病人。王國勛同志試探敵情時不幸被捕犧牲。何克希同志得以免受一難。女主人只知道進來的是救國愛民的新四軍,來不及顧慮將會遇到多大復雜兇惡的風險。(2)陽澄湖邊一位阿慶嫂式人物。一天中午,她七八歲的女兒在房后稻草堆旁,突然看見一只大腿血淋淋地露在外面曬太陽。女兒驚嚇得回房叫媽媽。她只得告誡女兒,這是新四軍一名負傷的排長,千萬不能給敵人知道。懂事的女兒成為媽媽的助手,每天給這位傷員送飯菜。

(3)無錫梅村有位“阿慶嫂”,名叫趙愛寶,恰好也是開茶館,是梅村老黨員陳枕白夫婦培養發展的地下交通員,事跡生動感人。江抗好幾位領導人和我黨無錫縣委負責人多次是茶館的“茶客”。(4)江陰祝塘青年農婦顏金娣和農民王掌水。1941年,新江抗已改編為新四軍第六師第十八旅。反“清鄉”戰斗頻繁。國民黨忠義救國軍勾結日偽,多次集中兵力向我方圍堵攔截。十八旅在六師師長譚震林親自指揮下,8月3日在祝塘對忠義救國軍展開激烈戰斗。白天驕陽似火。指戰員饑渴得喉嚨直冒火。農田里滿地西瓜,沒有一個人去碰它。青年農婦顏金娣看在眼里,隨即準備好一桶茶水,冒著頑軍的彈雨,連跑帶爬地送到我軍指揮所。譚師長和指戰員一面喝著茶水,一面凝視氣喘吁吁的顏金娣,激動不已。部隊戰斗移動中,五十四團有5名新戰士誤入河灣里,不會游泳。農民王掌水熟悉河床地形,急忙背著新戰士一個個過河趕上隊伍。1941年,六師組織參觀團到鹽城新四軍軍部和三師學習。軍部劉少奇政委推薦兩個外國記者和參觀團團長顧復生作一次訪談。記者最關心的問題是,滬寧線以東到上海外圍沒有大山,河川交織,敵人兵力強大,新四軍武器簡陋,靠什么能打勝仗?顧復生同志是青浦游擊隊領導人。他介紹了新四軍江抗東進一些主要情況和戰例,最后用一句簡明有力的話說:“平原水鄉沒有山,人民群眾是大靠山!”

4.烈士們的鮮血染紅戰旗,和京津以南平原地區堅持抗戰同為楷模。從江抗東進到蘇南東路人民抗戰勝利,黨政軍民共有多少人傷亡,未及完整統計。新老江抗僅團以上干部即有10多人傷亡。新四軍一支隊參謀長胡發堅被派到江抗三路不久即犧牲,三路政治部副主任王赤生犧牲,三路整編為江抗二團的團長徐緒奎犧牲(1940年在營溪戰斗中犧牲。),江抗副總指揮吳焜犧牲,被派到青浦支隊任參謀長的周達民犧牲,反“清鄉”中團政委曹德輝犧牲,團參謀長王明星,趙伯華犧牲。總指揮部政治部主任劉飛、新江抗政治部主任楊浩廬負傷。劉飛左肺里一顆子彈始終未取出來。總指揮部參謀長喬信明因傷帶病堅持戰斗。烈士們英勇獻身的故事說不完。新江抗三支隊班長江軍腹部被子彈擊穿,拖腸血戰,最后拉響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太倉民主政權女區長端木瑞反“清鄉”被捕堅貞不屈。敵人殘殺她之后還用硝鏹水銷毀她尸體。梅村我黨地下交通員華阿金為掩護領導干部和村民,挺身而出,被敵人拖到樹林里槍殺,他身上30多處血痕是日寇用刺刀刺的。1944年延安新華書店出版的《抗日戰爭時期解放區概況》里介紹:“數年來始終堅持京(寧)滬近郊與長江下游平原水網區的游擊戰爭,其艱苦奮斗精神與北平以南之冀中十分區及天津以南之冀魯邊區軍民一樣,同樣可為楷模。”

 江抗東進西移,為開辟蘇中抗日民主根據地增強了力量。蘇中抗日根據地的鞏固發展為蘇南人民堅持抗戰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蘇南東路人民艱苦卓絕的斗爭譜寫了江南平原水網地區持久抗戰的壯麗篇章。

 蘇南東路(蘇錫滬地區)許多地方建有江抗東進戰斗遺址紀念地、紀念館、陳列館,多年來發揮了很好的作用。梅村是江抗東進第一個支點,梅村又是吳文化發祥地,弘揚民族優秀文化和革命傳統文化互為輝映,可以建成更有特色的傳統教育基地和旅游景區。希望我們共同努力,加強向茅山、黃橋、鹽城、沙家浜紀念館學習交流。梅村新四軍江抗東進紀念館建立5年來,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有同志建議,在紀年館旁利用空閑地增設影視室,增強紀念館視聽功能。

 偉大的抗日戰爭精神、鐵軍精神要一代一代傳下去。紀念江抗東進80周年,讓更多年輕人了解并記住這段光輝歷史,有許多工作可做。希望有關領導加強指導支持,把紀念活動搞得更切實有效些。

 

                                    施光華

                                  2018年12月16日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