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入朝參戰

  • 時間:   2019-04-16      
  • 作者:   楊明德      
  • 來源:   北京新四軍研究會浙東分會     
  • 瀏覽人數:  1461

楊明德_副本.jpg

部隊于一九五0年九月二十一日開赴山東兗州地區待命入朝參戰。

我于五0年一月升任一八0團副政委。五月調軍部為隊列科長。

一九五0年十月八日,黨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毛澤東發出“給中國人民志愿軍人朝作戰的命令”,命令中國人民志愿軍“迅速向朝鮮境內 出發,協助朝鮮同志向侵略者作戰并爭取光榮的勝利”。

十一月四日,中國共產黨和民主黨派聯合發表宣言“誓以全力擁護全國人民的正義要求,擁護全國人民在志愿基礎上為抗美援朝保家為國的神圣任務而奮斗”。

二十軍軍部駐在兗州。十一月初,朱總司令從北京來到山東,副軍長寥政國一清早親去車站迎接朱總司令。朱總司令和寥副軍長的汽車直接去曲阜,未在兗州車站和軍部停頓。后來知道朱總司令住在曲阜孔墓附近,一個很清靜的地方。不久便 召開全軍團以上干部會議。朱總司令在會上作了形勢報告,動員部隊入朝抗美援朝。

十一月尚是“小陽春”氣候,部隊冬季服裝尚未換,還穿著單衣,棉衣還沒有發。原來是準備部隊先到東北梅河口,改換冬季裝備,作好入朝作戰的準備,五一年四月份春暖花開的時侯入朝作戰。實際上部隊從一九五0年十一月十三日入朝作戰,到一九五二年十二月返回祖國。

部隊從兗州出發,軍部機關和軍長張翼翔同乘一節車箱。列車到達沈陽后接到通知,要軍首長去沈陽開會。部隊在沈陽車站每人發一套棉軍裝。軍長開會回來后,列車直往鴨綠江疾駛,到達梅河口車都未停。十一月十三日上午,我們這一列車到達通化的揖安。全軍部隊都從這里過江。部隊到達一個營過一個營,到一個連 過一個連。建制都打亂了。看樣子形勢很緊張。那天在未過江前,見到美國飛機成群地輪番轟炸朝鮮境內的滿鋪鎮,聲聲巨響,火光沖天。我們是十三日晚上過的鴨綠江,半夜過滿鋪鎮,全鎮所有房屋都被敵機炸毀,熊熊烈火,被敵人炸毀的房屋 在一片火海中燃燒著。我們穿過該鎮時,尚有些朝鮮人在搶運東西,但沒有見到一個朝鮮人悲傷哭泣的,這種把對美帝國主義的仇恨埋藏在內心,表現出來對美帝頑強斗爭精神給我的影響很深,至今記憶猶新。

為什麼這樣倉促入朝參戰?后來知道美帝侵朝頭目麥克阿塞,聲言要到鴨綠江邊過圣誕節。還稱,“他指揮的軍隊是沒有國界的”。當時的情況變化也很快,美帝的侵略軍已經到達朝鮮的江界地區,從江界到鴨綠江只要一天路程。若是延遲入朝,很有可能把戰火引向我們國內。

部隊入朝作戰,思想上有些準備。干部中對日本帝國主義作戰有經驗,對國民黨反動派軍隊作戰有經驗,但對武裝到牙齒的美帝國主義現代化軍隊作戰的特點如何,缺乏實踐。況且我們部隊的裝備水平很低。以我們二十軍來講,入朝時重武器 都未攜帶重機槍、迫擊炮,火箭筒算是重武器了。我們入朝后,第一次遇到的作戰對象是美帝的海軍陸戰一師,這個部隊從美國開國到侵略朝鮮,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在美國來講是第一流的,美帝國主義把海軍陸戰一師當做“王牌”部隊。還有美七師,戰斗力很強,裝備也是第一流的。美帝侵略朝鮮是打著聯合國的旗號,糾集了十七個國家的部隊,共幾十萬人到朝鮮作戰。我們面對這樣強大的敵人,物 質準備很不充分,戰士都穿了解放鞋,戴了“大蓋帽”,在零下三十多度冰天雪地里對敵人作戰。我們進朝鮮打的第一仗是第二次戰役。作戰對象是美帝海軍陸戰一師、美三師、美七師等帝國主義現代化武裝。打了十多天部隊都是在高山上作戰,一無工事,二無隱蔽部,白天黑夜都是露宿在山上,沒有進房子。六0師一七八團是二千多人的一個團,在二次戰役結束時,只剩下三十多人,極大部分是凍傷的。許多同志的腳凍成紫黑色的,皮和襪凝固在一起,脫襪時腳上的皮也撕下來了。給養供應也十分困難,糧食完全是靠國內運去的。在打第二次戰役時,僅是九兵團三個軍就達十多萬人。突然間增加這許多部隊進入朝鮮這樣的國家,他們對部隊的供應是承受不了的。糧食彈藥的運輸困難也很大,美國飛機整天整夜封鎖交通要道,鐵路、公路以及橋梁。當時的制空權完全不在我們手里,這些地方整天整夜被敵機 輪番掃射轟炸。不僅部隊吃不上飯,就是在軍部機關工作的同志,包括軍首長同樣沒有東西吃。戰斗打響后,我們軍部幾個科長,日夜輪流值班。沒有東西吃支持不了。軍的后勤部長俞求清想給送點東西來吃,實在拿不出東西。沒辦法,只好送來些大生產牌香煙,分給值班的同志代替食品。我原是不會抽煙的,在二次戰役中學會了抽煙,直到一九五五年在醫院動手術后才把煙戒掉。六零師師長在戰斗中要指揮部隊作戰,肚子餓得難受,實在沒有辦法,給他弄了幾個土豆,煮熟后當做寶貝似的舍不得吃。文章《最可愛的人》,“一口抄面一口雪”并不夸張。確實反映了當時生活的艱苦情況。這種艱苦生活直到打第五次戰役時,情況才有好轉。所以打第二次戰役是最艱難困苦的日子。

美帝國主義的軍事情報工作做得并不好,我們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出色。九兵團三個軍入朝作戰,敵人事先并未發現,直到九兵團入朝作戰部隊在黃草嶺與敵人遭遇,戰斗打得很激烈,敵人還以為這個部隊是游擊隊。打了幾天之后,敵人才發現這個部隊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是抗美援朝的部隊。美帝在聯合國會議上表示要與中國人民志愿軍和平談判。當然中國人民志愿軍不理這個茬。

十一月二十八日我軍入朝首次戰役,在常津湖畔拉開戰幕。二十九日對常津湖地區美帝海軍陸戰一師和美帝步兵第七師實行分割圍殲戰。在這個戰役里,主要目標是殲滅美帝海軍陸戰一師。陸戰一師占領了碣隅里,中國人民志愿軍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同志授命控制下碣隅里外圍的制高點,因為這個制高點是插入敵人咽喉的一把利劍。戰士們在這個高地上用步槍可以打到下碣隅里蠢動的敵人。敵人拼命的掙扎,妄圖奪回這個被我軍控制的制高點。楊根思同志親自帶領一個排,堅守在這個一0七一的小高地上。敵人用重炮、飛機掩護著一次又一次地向這個小高地反撲,都被楊根思指揮的這個排打下去了。接著,敵人又用重炮和轟炸機將炸彈、燃燒彈都傾倒在這個小山嶺上。就在這時,敵人從三面發動了集團沖鋒,楊根思帶領著戰士們沉著應戰。敵人到陣地前三十公尺時,楊根思指揮部隊用手榴彈、沖鋒槍一陣掃射,密集的敵人除留下尸首外,就接連地滾下山去。戰斗越來越激烈,楊根思的一個排只剩下幾個人,彈藥也快打光了。這是敵人發動第九次反撲。當四十多個敵人已經爬上山頂,在這最危機的時刻,楊根思這個英雄,為了祖國,為了朝鮮人民,抱起炸藥包,拉響導火索,英勇地沖向敵群。一聲劇響,大群敵人被炸得血肉橫飛。楊根思同志也在這一聲劇響中壯烈犧牲。志愿軍首長特于五一年五月九日以共產黨員戰斗英雄楊根思光輝的名字命名他生前所率領的三連。

六0師一七八團迎擊企圖向江界進犯的美帝海軍陸戰一師,在古土水和下碣隅 里之間的公路、鐵路線上的高地上,阻擊由古土水之敵北援下碣隅里之敵,也防止下碣隅里敵人向南突圍。八點多鐘,古土水的敵人開始向下碣隅里增援。敵人以四十多輛戰車、猛烈的炮火以及飛機反復掃射。敵人以一個營的兵力三次猛烈地向一七八團二營陣地進攻。經二營幾次反擊,殺傷敵人八十多人。敵人縮回古土水去了。二營的戰士則堅守了陣地,完成了阻擊敵人北援的任務。我們軍的五十九師一七七團二營在西興里擋住了敵人妄圖打通柳潭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堅守陣地戰斗 了七個晝夜。一月二十八日是戰斗最激烈的一天。敵人以幾十門大炮轟擊該團二營的陣地。二百多敵人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反復進行沖鋒,都被二營指戰員打退,勝利地完成了阻擊敵人的任務。

二次戰役經過十多天的艱苦奮戰,對敵人采取阻擊、分割。穿叉和包圍的戰術,最后把美帝國主義具有一百年歷史的“王牌”海軍陸戰一師大部分殲滅。該師約有二、三萬人,最后因為我們有一個部隊沒有按預定時間趕到阻擊地點,使約有 二千多人乘隙突出我們的包圍圈從海上逃走。這是中國人民志愿軍二次戰役取得的偉大勝利。

二次戰役之后,打了第五次戰役。五次戰役是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七日發起,五月二十二日結束。作戰的對象主要是李承晚的偽軍。根據對李承晚偽軍作戰的特點,采取分割包圍,大量圍殲的戰役方針。

五月十七日五時半,在我軍強烈炮火的掩護下,兄弟部隊僅以十五分鐘時間,便突破照陽江。突破照陽江是五次戰役的開始。敵人占據江南設防,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在江北與敵人對峙。六0師一七八團的任務是突破照陽江的江防,插進敵人縱深,該團二營五連是這次穿插戰的尖刀連,插進敵人的縱深,堵住敵人南逃的退 路。該連一夜插進敵人幾個師的防地,約走一百多里的縱深。與兄弟部隊協同截斷 敵人逃跑的道路,最后對敵加以圍殲。六0師師部隨一七八團后面前進。我是由軍部派往六0師隨師部行動。突破照陽江已經天黑,渡江后兩邊都是高山,山上都是火光,有敵人的也有我們自己的部隊。五連穿插到亭子里,那里偽軍有一個團指揮所和一個營的兵力,用迫擊炮向五連射擊。連長毛張苗布置好火力,指揮部隊從兩側迂回攻擊。不到十分鐘,在山溝里打死三十多個敵人,活捉了十一個俘虜,繳到三門迫擊炮,敵人逃跑了。到達柏子洞,敵人在山頂要道口構筑了工事,被五連突 然襲擊,敵人驚慌失措,進行了一次反撲,連長指揮部隊以排子手榴彈將敵人打垮,接著敵人紛紛逃散。五連一口氣追了十多里路,殺傷敵人三十多名,活捉了二十三名。十八日六十半,五連到達指定地點五馬峙。這是敵人南逃必經之路,兩邊高山中夾著一條公路。五連到達后,正是敵人偽九師師部的七十多輛汽車和物資將要通過這里向南逃跑。毛張苗隨即指揮部隊迅速占領了公路兩旁的山頭。一部分部隊從公路上出擊,一部分部隊向敵人壓過去,把敵人壓在一堆。活捉了敵人二十多名以及美軍顧問三名。繳獲汽車七十多輛,榴彈炮七門、高射機槍三挺、兩大卡車的武器彈藥,以及大批物資。十九日傍晚,營部命令五連繼續執行對敵人的穿插任務。要五連穿插到離五馬峙四十多里路的月屯谷去。這里是敵軍敗退的第一個結集 地點。五連在大雨路黑,翻山越嶺,穿過水深流急的溪澗,路難走,障礙多,一個 小時只跑了兩里多路。這時發現兩邊山腰都閃著手電筒,原來是敵人在連夜逃命。 這時毛張苗命令部隊沉住氣,迅速往前插。天一亮,部隊剛跑到山口,口外的莊子 里擠滿了偽軍,這批偽軍在鋼盔左邊畫著一個骷髏頭,右邊畫著兩根交叉的骨頭,原來是李承晚偽軍的“敢死隊”,又名“白骨團”。據說他們是至死不投降的“精 銳之師”。現在卻向志愿軍投降了。五連在這里捉了很多“白骨團”的偽軍。二十 日早晨八點來鐘,五連打到月屯谷,勝利地完成了插到月屯谷的任務,堵住了山口,將敵人包圍在里面。我隨師部行動,白天沿著高山下面的河邊前進。看到河兩邊的小山上和我們前進道路兩旁以及山谷里,到處都是李承晚的偽軍散兵。偽軍中 還有許多女兵,還有許多打死的偽軍尸體。這些活著的偽軍散兵,看到我們部隊走過不驚慌不逃走。有的坐在小山頂上看著我們,有的在喝水吃東西。當時我們知道李承晚的偽軍作戰特點是一打就散,確是如此。

由于六0師一七八團出色地完成了五馬峙、月屯谷的二次穿插任務,堵住了敵人南逃的退路,至使五次戰役第二階段圍殲偽軍三萬多人,該團在這次戰役中對殲滅李承晚偽軍起了重大的作用,因此受到志愿軍首長在全軍通令表揚。連長毛張苗同志也獲得戰斗英雄的光榮稱號。

五次戰役后,在朝鮮戰場的中國人民支援軍各方面的條件比之剛人朝時要好得多了。軍事方面由于采取坑道戰,相當一個時期比較穩定。后來的上甘嶺戰役,殺 死、殺傷美帝國主義侵略軍數萬人,停止了美帝侵略軍瘋狂一時的進攻能力,志愿軍始終堅守在上甘嶺陣地上,取得了偉大的勝利。迫使美帝國主義不得不在板門店 同朝鮮人民軍代表和中國志愿軍代表和平談判停戰問題。我們空軍的防空能力大大 加強,制空權從鴨綠江推進到“三八線”以南。經常看到我們的飛機同敵人的飛機在空中戰斗。由于我們的防空能力增強和制空權的推進,就給彈藥給養的運輸制造了有力的條件。由于全國人民的支持,給養得到源源不斷的補充,部隊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和改善。

部隊的文化生活普遍有所開展。傍晚部隊駐地都是歌聲嘹亮。特別是袓國人民組織的赴朝慰問團,帶來祖國人民向志愿軍全體指戰員親切慰問,對部隊士氣的鼓 舞和對部隊教育作用都是很大的。

部隊對周圍環境的設置和衛生工作也搞得很好。在駐地的山坡上、山溝中,挖了象房子似的隱蔽部,實際上是部隊的駐房。所有的隱蔽部內,四周都用小樹木砌 成墻壁,這樣能防潮。隱蔽部的四周都載了樹木,綠化得森林茂盛。這些主要是為 了用以隱蔽,也給后來入朝參戰的部隊創造了良好的環境。二十三軍前來接替我們 防務時,見到這樣好的居住條件和周圍美好的環境,感到非常滿意。一位領導同志講:“真是刖人載樹,后人乘涼”。

二次戰役和五次戰役斗都是大兵團作戰,上述回憶僅是點滴的片段。我在一九五二年九月便由軍部調到六0師一七八團擔任團的副政委。一九五二年年底,部隊奉命回到祖國。

 

                                        楊明德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