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偶然、也是必然 ——向渡海先鋒營的烈士們致敬

  • 時間:   2019-04-03      
  • 作者:   葉培建      
  • 來源:   北京新四軍研究會浙東分會     
  • 瀏覽人數:  1899

去年年末,為今年嫦娥五號進駐海南文昌衛星發射場合練做準備,我乘飛船在該基地合練的時機來此看看,工作之余,去一個離基地才凡公里的石頭公園參觀。該公園就是海濱的許多大巨石,面臨大海、水天一色、浪擊生花、頗為壯觀。在臨到海邊的路旁,我忽見一墓園,并有一碑,碑下似有鮮花幾株。心想在此僻靜之處,何來一墓,還有人敬獻鮮花?

仔細一看,是一個明顯經人維護的墓地,周圍一圈半人高墓墻,墓地以低矮植物覆蓋,一片綠地,并有一碑,上書:大字為渡海先鋒營烈士紀念碑,小字為革命烈士永垂不朽,落款為文昌市民政局和龍樓鎮人民政府,(見照片)。我想,這應該是當地政府為解放海南島時,由此登陸而犧牲的烈士們修建的墓地。出于對革命烈士的敬意,我向墓地深深鞠躬致敬。站在海邊,眺望大陸方向,心中想到的是在解放海南島時,先輩們如何乘坐木船渡過了這波濤洶涌的、寬闊的瓊州海峽!海上有敵艦、天上有敵機、岸上有守軍,這一仗該是何等艱難激烈。而沒想到今天自己竟站在了當年先鋒營登陸的地方。這對于我來說,此事是一個“偶然”的事情。但另一件也很偶然的事情,又讓我對渡海先鋒營有了更多的了解,并想做點什么。

今年九月初,應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0集團軍邀請,去河南開封軍部講講中國的空間技術,尤其在現代戰爭中的作用。因我父、母親都是新四軍的老戰士,而20集團軍是新四軍一師發展而來,是他們戰斗、工作、生活過多年的老部隊,所以現在軍里的同志們請我回去講講。在兩天的交往中,他們也說到這些年來20軍在大裁軍和軍區調整時的變遷和體制調整,當時并未太在意。臨走,他們送了我前些年編寫的上下兩冊20軍軍史。

前幾天有空初暑翻翻軍史,厚厚兩大本,竟赫然看到了“渡海先鋒營”幾個字,一下子就讓我想起了去年我曾看到的“渡海先鋒營烈士紀念碑”。這是一件事嗎?仔細讀了軍史,把有關章節抄錄如下:

「(二)強渡瓊州海峽

—為策應瓊崖縱隊堅持斗爭,增強島上力量,以便接應主力大規模登陸作戰,繼第四十軍三五二團一營首次偷襲渡海成功之后,一二八師三八三團一營奉命擔負再次偷襲渡海的任務。3月9日,全營完成了渡海作戰的一切準備,開赴殉州島啟渡場,待機出發。10日,天氣突變,陰云密布,風向、風力均對偷渡有利。當日13時,一營1000余人分乘大小船只21艘,從啟渡口出發,按預定隊形、方向航行。20時,突起大風,一排排山峰似的海浪直撲船頭。各船之間失去聯絡,2只船被大浪打漏,6只船桅桿被風吹折。在此情況下,各船指揮員發揚孤膽作戰的戰斗作風,指揮戰船奮力向預定方向前進。11日9時至24時,除3只船沉沒外,其余先后在預定地區瓊島東北赤水港至銅鼓嶺一帶登陸,擊敗灘頭守敵后登上海南島。在前來接應的瓊縱獨立團和當地群眾的掩護下,突破敵1個團的封鎖,于12日晨到達文昌地區。13日,第四十三軍黨委發去賀電:悉全營奮勇當先,排除萬難,勝利登陸。捷報傳來,全軍上下倍受鼓舞。軍還授予該營“渡海先鋒營”稱號,授予該營二連“渡海英雄連”稱號。中共華南分局、廣東軍區及第十五兵團也聯名發來賀電,并為全營指戰員記大功一次。

繼三八三團一營渡海成功后,四十三軍第一二七師奉命派遣4個加強營由正面強行登陸,又獲成功。18日,一二八師主力奉命由博賀港、東海島進至徐聞以南集結,配合四十軍大規模強行登陸。4月16日19時,師率三八二團、三八三團(欠一營)、三八四團1個營,于三塘港、海珠港一線與四十軍主力并肩啟渡,依次向預定登陸點前進。行進中,遭敵艦4次襲擾。擔負護航任務的三八二團二營,在副政治教導員劉安元的指揮下,以2艘機帆船、3條木船,成扇形向敵展開。山炮、戰防炮先敵開火,敵艦被打得措手不及,倉皇而逃。20分鐘后,又有幾艘敵艦向我主力船隊攻擊。護航隊與敵艦展開了殊死搏斗,六連副政治指導員劉長存胸部中彈,仍帶傷指揮戰斗,直至犧牲。海戰中,護航船只在僅剩2艘的情況下,仍頑強與敵艦戰斗,保障了主力船隊渡過瓊州海峽。17日3時至8時,全師分別在玉抱港、才芳嶺擊破灘頭之敵的阻擊,勝利登陸。

一二八師主力渡海后,擔負掩護和后勤保障任務的三八四團2個營,隨兄弟部隊于23日19時啟渡,24日拂曉順利登陸,與師主力取得了聯系。」

看到這個我激動起來,地點:海南島東北赤水港至銅鼓嶺;稱號:渡海先鋒營。沒有錯,這就是一回事,怎么會這么巧呀!

但是,我的擔心又來了:43軍128師383團,這個43軍經凡次撤編、恢復,80年代中期128師編入第20集團軍,這才會在20軍軍史中出現128師383團渡海這一節。那么,樹烈士紀念碑的文昌市、龍樓鎮的同志們知道這支部隊現在在什么地方嗎?反之,現已從20軍又改編成武警某部隊的383團的后輩們還知道他們的前輩在文昌海邊有個烈士墓嗎?為了消除這個不應出現的可能,我應做點什么。我立即把這個情況告知了接待我的20軍宣傳處洪昂處長,并發去了烈士墓照片,請他一定告知原383團這個情況,他知道后表示非常感謝,也很感動,他并認為只有我這樣崇敬烈士的有心人才會敏感到這個聯系,才會熱心做這件事,他一定會把這個信息告知今天的383團,這又是“ 偶然、也是必然 ——向渡海先鋒營的烈士們致敬”。

我真希望有一天,經過信息的傳遞,現在383團的同志們能來這兒為他們的先輩祭奠,并有可能把墓園再修繕得更好一點。文昌、龍樓的同志們也會有機會去看望一下他們精心呵護的烈士墓的原部隊。使得革命精神代代相傳。


               葉培建 

                           2016.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