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烽火正連天,你說“我還不能回家”;山河已無恙,我們接英雄回家

  • 時間:   2019-04-03      
  • 作者:   帥木工      
  • 來源:   光明日報     
  • 瀏覽人數:  1173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一首歌,傳唱了一代又一代

雄壯的旋律

凝結了一個國家的集體記憶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那年,那月

為了守護我們,為了捍衛和平

上百萬中國軍人滿懷報國激情

遠離故土親人

奔赴戰火彌天的前線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數不清經歷了多少次戰斗

有的連隊一百多張年輕面孔

只剩寥寥之數

有的連隊在猛烈炮火下共赴光榮

還有的連隊在冰天雪地中

化作了“冰雕連”……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資料圖(中國軍網)


數萬將士

烈骨忠魂

不留姓名地長眠在了異國他鄉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圖為朝鮮九峰里志愿軍烈士陵園


在韓國北部坡州市

距離朝韓軍事分界線

僅6公里的一個村莊旁

一條泥濘的小路盡頭

有一座很少有人知道的

頗為神秘的墓地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這里安放了數百具志愿軍烈士遺骸

但他們叫什么名字

生于何年又死于何日都是空白

簡易的墓碑上

寫得最清楚的就是

譯為“中國軍”的韓文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60年多年過去

祖國從未將他們忘卻

2014年3月28日

搭載437具

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的專機

降落在沈陽桃仙國際機場

437位烈士,回家了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從這一年開始

每至清明節前

我們總能等到一批批英雄榮歸故里

到2018年已有

5批589位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

歷經千難萬難,回到祖國懷抱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魂兮歸來

長眠異鄉的英烈得以落葉歸根

跨越60多年的回家之路

正是對和平的最好詮釋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又一年清明將至

又有一批英雄要回家了


4月1日,中韓兩國在韓國仁川

舉行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裝殮儀式

此次韓方共向中方移交

10具烈士遺骸及部分遺物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裝殮儀式前,中方人員進行了默哀

對遺骸三鞠躬并獻花

隨后,韓方人員用白紙

將遺骸包裹放入棺槨



今天

第六批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

將在韓國舉行

漂泊異鄉60余年的10位烈士

就要回歸故里



曾經,他們保家衛國,英勇就義

如今,共和國用最高禮儀迎接英雄歸來

山河已無恙

今天,我們接英雄回家!


      多少年過去,大家是否銘記那一批遠赴他鄉,保家衛國,舍生忘死為和平的軍人。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報》一版頭條發表魏巍的報告文學《誰是最可愛的人》,集中展現了人民子弟兵的英雄氣概,陶冶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愛國情操。“最可愛的人”已成為人民子弟兵的代名詞,他們是中國的英雄。 

烽煙滾滾唱英雄

作者|帥木工

      1950年,毛澤東主席對抗美援朝作出重大判斷: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抗美援朝,就是保家衛國。這種估計和判斷促使黨中央和毛主席最終作出抗美援朝的決定。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拉開了抗美援朝的序幕。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跨過鴨綠江的志愿軍戰士

      三年后,在中朝兩國人民和軍隊的共同斗爭下,美國被迫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抗美援朝取得偉大勝利。抗美援朝這一仗,我們不僅打出了軍威,而且打出了國威。志愿軍總司令彭德懷在總結抗美援朝戰爭時指出:“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是一去不復返了!”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涌現出了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他們是魏巍《誰是最可愛的人》的主人公。

上甘嶺:讓烈火鍛造出金剛不敗之身


      《誰是最可愛的人》中最悲壯、最具英雄氣概的一部分,寫的就是1951年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松骨峰戰斗的悲壯場面。

      上甘嶺戰場戰斗的激烈也是聞名于戰史,時任志愿軍第15軍第45師第135團2營4連指導員的宋春元永遠不會忘記,在1952年10月14日,敵軍發動的以上甘嶺地區為主要進攻目標的“金化攻勢”中,敵軍先后投入6萬兵力,榴彈炮300余門、坦克170余輛、飛機3000余架(次),對我志愿軍五圣山主陣地的兩高地轟炸,陣地土石被炸松1至2米。

      我軍除與敵人進行殊死搏斗外,在潮濕的坑道里還經歷著缺氧、缺水的嚴峻考驗。由于缺水,戰士們不得不把舌頭貼在石頭上。有的同志嘴干裂得不停流血,就擠點牙膏涂在嘴唇上。一天晚上,兩名戰士每人帶4個水壺到水坑取水。一名戰士被敵人機槍射中,當幸存的那名戰士拖著斷腿帶著剩下的兩個水壺艱難爬回坑道時,戰友們看著他血肉模糊的身軀,一個個不禁淚流滿面。

      1952年在槍林彈雨的上甘嶺戰役中,從10月12日至19日短短的8天中,我軍就有3位家喻戶曉的英雄獻出了自己的寶貴生命。特級英雄黃繼光為了戰斗的勝利,用胸膛堵住吐著火舌的碉堡槍眼;一級英雄孫占元身負重傷,拉響最后一顆手雷,與敵人同歸于盡;一級英雄邱少云為了保證部隊潛伏任務的完成,烈火燒身,一動不動,直至犧牲。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黃繼光在抗美援朝上甘嶺反擊戰中,用胸膛勇堵敵人機槍,壯烈犧牲

      據1952年在45師收容所當衛生員的王清珍回憶,1952年12月初的一天上午,黃繼光的遺體被運了下來,遺體平躺著,舉著雙臂,依然保持著手抓沙包的姿態。他的前胸膛被火藥燒黑,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血洞。由于黃繼光遺體高舉雙臂,身體凍透,放不進棺材,最后是用熱毛巾將臂關節溻濕,直至雙臂活動,換了兩套新衣服,才盛棺入殮,后來運送回國。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位于遼寧省沈陽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內的黃繼光墓

長津湖:用冰血凝鑄成永遠不滅的軍魂


      長津湖戰役是抗美援朝戰爭中第二次戰役的東線部分,主要是由中國人民志愿軍第9兵團與美國海軍陸戰第一師主力及美國陸軍步兵第七師一部之間展開的一場較量,其殘酷程度不亞于上甘嶺戰役。

      入朝前,9兵團第20軍剛到沈陽車站,奉軍委命令前來檢查部隊入朝準備的東北軍區副司令員賀晉年見到該軍官兵士氣高昂,但身著卻是華東地區的薄棉衣,大為震驚,立即找到正在指揮部隊運輸的20軍副軍長廖政國,警告說:“你們這樣入朝,別說打仗了,凍都把你們凍死了!”要求緊急停車兩小時以便從東北軍區部隊中調集厚棉衣和棉帽,但是軍情十萬火急,20軍的58、59、89師基本都沒有停車而直接開往朝鮮江界,只有軍直屬部隊和后衛的60師在短暫的停車間隙里得到為數寥寥的厚棉衣和棉帽。9兵團官兵穿著華東地區的冬裝就倉促進入了高寒地區的朝鮮北部。

      據中國人民志愿軍第9兵團衛生隊的醫助孫寶太回憶,長津湖地域地處朝鮮北部山區,冬天來得早,天氣變化快,11月中旬就進入了隆冬季節。部隊剛過鴨綠江,氣溫驟降,漫天大雪。

      從溫帶突然轉入寒區,大部分官兵頭戴單帽,身穿薄棉衣,腳穿“力士”膠鞋,在零下十幾攝氏度的惡劣天氣里艱難跋涉。當時,大部隊行動,人多路窄雪滑,行軍非常艱難,挪不了幾步就得停下來,只能在原地不停地跺腳。誰都不敢坐下休息,因為一旦摔倒或坐在地上,就爬不起來,用不了多少時間腳就會凍壞。當時最低氣溫已下降到了零下30多攝氏度,不少戰士凍壞了腳,站不起來。有一位叫劉新寬的同志,平時體質較弱,這次兩腳腳背的皮膚都凍得脫掉了,血流不止,只好送到后方治療。據參戰士兵鄭時文撰文回憶,為了御寒,戰士們組成互助小組,晚上睡覺時相擁而眠。

      長津湖戰役期間,連降大雪,后勤補給十分困難,部隊除吃干糧與吞雪外,沒有熱飯熱水,有的部隊一兩天只能吃上一頓結冰的高粱米,士兵體質嚴重下降,彈藥也僅補充到少許子彈和手榴彈。與志愿軍忍饑受凍相比,美軍單兵被服裝具非常完善,士兵均配發羊毛內衣、毛衣、毛褲、帶帽防寒服、防雨登山服以及鴨絨睡袋。戰地伙食亦非常豐富,著名的C類口糧是美軍隨身攜帶的可以不經加熱即可使用的野戰食品,可以完全保障一個人在大運動量情況下的熱量補充。

      當氣溫最低降到零下40攝氏度時,部隊凍傷一天天增加,非戰斗減員妨礙著戰斗任務的完成,防凍成了首要任務。242團5連奉命在美軍撤退途中設伏中發生了一次最嚴重的凍傷。當戰斗打響后,我軍卻無人站起來沖鋒。已經展開戰斗隊形的整整一個連的干部戰士,全部凍死在簡易的掩體中。這些頑強的士兵在連續幾個晝夜零下30度的嚴寒中,沒有一點熱食進口,依舊靜靜地埋伏在冰冷的雪地里。

微信圖片_20190403131548.jpg

深入朝鮮戰場的志愿軍在前線作戰,當時正值朝鮮幾十年不遇的嚴寒天氣。圖片來源:百家號—歷史輪回宇宙)

      雖然諸多客觀條件對9兵團極端不利,但9兵團依然體現了優異素質,作風十分硬朗,這次戰役中出現的“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就是代表。當美軍對楊根思堅守的陣地發起第8次沖鋒后,一七二團陣地上的戰士只剩下了楊根思和兩名傷員,增援部隊尚在途中。這時敵第9次進攻已經開始。在這危急關頭,楊根思和兩名戰士打完所有的手榴彈和槍彈。面對蜂擁而上的美軍士兵,楊根思抱起一個5公斤的炸藥包,毅然沖向敵陣,拉響導火索,與敵人同歸于盡!他以鮮血和生命實現了“人在陣地在”的諾言。

      長津湖戰役,中國人民志愿軍第9兵團作為中國軍隊中的精銳之師,與世界上最強大國家中戰斗力最強的對手浴血奮戰,用血肉之軀對抗鋼鐵洪流,最終給予美王牌部隊陸戰1師以沉重打擊,共殲美、英、韓部隊13916人,配合西線我軍打垮了敵之圣誕節前結束朝鮮戰爭的總攻勢,收復了三八線以北的東部廣大地區。

      1950年12月17日,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致電志愿軍總部并9兵團,稱“此次東線作戰,在極端困難條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戰略任務。由于氣候寒冷、給養缺乏及戰斗激烈,減員達4萬人之多,中央對此極為懷念”。

      60年前的這一場嚴寒中的鏖戰,志愿軍將士無以倫比的忍耐力和堅強意志,震天撼地,用冰血凝鑄成永遠不滅的軍魂。

“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1951年6月9日,時任中國人民志愿軍某軍司令部作戰科科長的左勇所在部隊奉命在成川地區休整。在部隊駐扎間洞地區期間。左勇在這一天的工作日記中寫下了至今讀來令人心潮澎湃的詩歌《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雖然我是這樣的想您,

雖然我曾答應過您,

打敗日寇就回家,

打敗蔣賊后一定回家;


                                                     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強盜又殺上門來了,

為了可愛的祖國及朋友,

我要在門外消滅它;


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您不必為我擔驚受怕,

您兒子從來就潑辣,

要把敵人都打垮;


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您不會怪我吧,

我愛自己的媽媽,

但我愛祖國更甚于我的家;


媽媽,我還不能回家

但不會再久了,

您再等等吧,親愛的媽媽,

有一天我會回來見您,

帶給您一束和平美麗的花。


      當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后,左勇才有機會回到老家探親。其時自左勇參軍以來,已經過去13年了。據左勇后來回憶,當他見到老母親時,母子抱頭,淚流滿面,老母親說:“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兒子!”

      “烽煙滾滾唱英雄,四面青山側耳聽,側耳聽。晴天響雷敲金鼓,大海揚波作和聲。人民戰士驅虎豹,舍生忘死為和平”。每當電影《英雄兒女》這首雄渾深厚的的主題曲響起,人們都會情不自禁地想到那個英雄的時代。抗美援朝激發出來的愛國主義精神在新中國建設初期是一筆寶貴的財富,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團結奮斗建設社會主義的熱忱。

(參考資料:《北京日報》《黨史博采》《黨的文獻》《關注》《檔案天地》)



歷史原文閱讀

誰是最可愛的人(節選)


(本文原載《人民日報》1951.4.11


                 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報》刊登《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文。

讓我來說一段故事吧。

      還是在二次戰役的時候,有一支志愿軍的部隊向敵后猛插,去切斷軍隅里敵人的逃路。當他們趕到書堂站時,逃敵也恰恰趕到那里,眼看就要從汽車路上開過去。這支部隊的先頭連(三連)就匆匆占領了汽車路邊一個很低的光光的小山崗,阻住敵人,一場壯烈的搏斗就開始了。敵人為了逃命,用三十二架飛機,十多輛坦克和集團沖鋒向這個連的陣地洶涌卷來。整個山頂都被打翻了。汽油彈的火焰把這個陣地燒紅了。但勇士們在這煙與火的山崗上,高喊著口號,一次又一次把敵人打死在陣地前面。敵人的死尸像谷子似得在山前堆滿了,血也把這山崗流紅了。可是敵人還是要拼死爭奪,好使自己的主力不致覆滅。這激戰整整持續了八個小時,最后,勇士們的子彈打光了。蜂擁上來的敵人,占領了山頭,把他們壓到山腳。飛機擲下的汽油彈,把他們的身上燒著了火。這時候,勇士們是仍然不會后退的呀,他們把槍一摔,身上、帽子上冒著嗚嗚苗 向敵人撲去,把敵人抱住,讓身上的火,把要占領陣地的敵人燒死。??據這個營的營長告訴我,戰后,這個連的陣地上,槍支完全摔碎了,機槍零件扔得滿山都是。烈士們的尸體,停留著各種各樣的姿勢,有抱住敵人腰的,有抱住敵人頭的,有卡住敵人脖子,把敵人捺倒在地上的,和敵人倒在一起,燒在一起。還有一個戰士,他手里還緊握著一個手榴彈,彈體上沾滿腦漿,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國鬼子,腦漿崩裂,涂了一地。另有一個戰士,他的嘴里還銜著敵人的半塊耳朵。在掩埋烈士們遺體的時候,由于他們兩手扣著,把敵人抱得那樣緊,分都分不開,以致把有的手指都折斷了。??這個連雖然傷亡很大,但他們卻打死了三百多敵人,特別是,使我們部隊的主力趕上,聚殲了敵人。

    這就是朝鮮戰場上一次最壯烈的戰斗——松骨峰戰斗,或者叫書堂站戰斗。假若需要立紀念碑的話,讓我把帶火撲敵及用刺刀和敵拼死在一起的烈士們的名字記下吧。他們的名字是:王金傳、邢玉堂、胡傳九、井玉琢、王文英、熊官全、王金侯、趙錫杰、隋金山、李玉安、丁振岱、張貴生、崔玉亮、李樹國。還有一個戰士已經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了。讓我們的烈士們千載萬世永垂不朽吧!

    這個營長向我說了以上的情形,他的聲音是緩慢的,他的感情是沉重的。他說他在陣地上掩埋烈士的時候,他掉了眼淚。但他接著說:你不要以為我是為他們而傷心,我是為他們而驕傲!我感覺我們的戰士是太偉大了,太可愛了,我不能不被他們感動得掉下淚來。

    朋友們,當你聽到這段英雄事跡的時候,你的感想如何呢?你不覺得我們的戰士是可愛的嗎?你不覺得我們的祖國有著這樣的英雄是值得自豪嗎?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