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解放ー江山島

  • 時間:   2019-03-27      
  • 作者:   楊明德      
  • 來源:   北京新四軍研究會浙東分會     
  • 瀏覽人數:  2076

  

6_副本.jpg

                                                              當地群眾慰問參戰部隊

    解放一江山島的簡要情況。一九五三年一月,我被任命為一七八團政治委員,同年三月部隊奉命調往浙江沿海,擔負解放浙江沿海島嶼和保衛祖國的海防任務。我們偉大的祖國在黨中央和國務院領導下,渡過三年的經濟困難時期,一九五三年是我國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建設的第一年。第一個五年計劃是在黨的過渡時期的總路線指引下制定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承擔了保衛祖國社會主義建設,保衛黨的總路線的偉大歷史使命。

  中央軍委在朝鮮停戰以后,就下令命華東軍區解放一江山島。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軍六0師接受了解放一江山島的光榮任務。那時,我在南京軍區政治部舉辦的總路線學習班學習。接到電報后,隨即返回部隊進行備戰工作。

  一江山島是浙江沿海的一個小島。離海門鎮大約三十多海里。背靠上、下、大陳島,是大陳島的重要前哨陣地。大陳島是敵人在我國東海北部盤踞的最大據點之一。該島駐有陸軍三萬多人,也是蔣介石在我國沿海的海軍基地。一江山島距離大陳島大約兩萬公尺,是大陳島敵人的堅固屏障。一江山不保,大陳島就完全暴露在我軍火力威脅之下,處于被動挨打的地位。一九五四年十一月間,蔣介石反動派的“國防部長”俞大維陪同蔣經國和美國顧問團十多人前來該島視察,對駐守該島的“第四突擊大隊”大隊長王輔弼說:“一江山是大陳島的門戶,大陳島是臺灣的屏障,一江山不保,大陳島難守,大陳島不保,臺灣垂危。”蔣經國也對這個島駐防的國民黨軍官講了“一江山是反攻大陸的大門,我們不僅要守住這扇大門,而且還要從這門里出去反攻大陸。”這個島嶼雖小,它所處的位置極為重要。所以敵人把這個島嶼稱之為“永不沉沒的軍艦”。

  一江山島是南北兩個小島構成的,叫南一江山島和北一江山島。在兩個小島中間,有一個數百公尺的海峽。兩個島往返都是依靠船只。南一江山島背靠大陳島,北一江山島離我們的頭門山島有八千公尺,與我們頭門山島對峙著。北一江山島東西長三華里,南北寬兩華里。該島有一九0和二0三兩個高地,作為制高點。駐防在這個島上的所謂“一江山地區司令部的司令”王生明夢想“反攻大陸”,確保這個島嶼,苦心孤詣地加強工事構筑,加強炮火的火力系配備。在這個島上的一千多人,經過幾年不斷的修筑工事,構筑半永久性的和永久性鋼骨水泥明堡、暗堡。妄圖依靠這些堅強的工事來阻擋人民解放軍的攻擊。所以這個島嶼雖小,但地區狹小,地勢險要,工事堅固。

  據我們當時了解,南一江山島修筑明、暗碉堡一百多個。北一江山島有明、暗碉三百多個。還有地下坑道和塹壕,四通八達,互相支援。面向我們的樂清礁、海門礁、黃巖樵都是懸崖峭壁。只有西山嘴地勢稍微平坦,但工事林立,再加上、下大陳島的炮火封鎖海面,登陸極為困難。加上工事堅固,“生物也不能越過”;

“解放軍除非填平東海,否則連一塊石頭也摸不到”。敵人任何忘想阻擋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軍解放一江山島的企圖,最后都成泡影。

  駐守在一江山島的敵人,是國民黨軍隊的第四突擊大隊和第二突擊大隊的兩個中隊以及幾個重炮連。這個部隊原先都是浙江內地活動的逃亡地主武裝還鄉團。他們對中國人民恨之入骨。全國解放后逃往海里為海匪。后來被國民黨收編,經過美國顧問團的陰謀策劃和國民黨的挑選,由美國人進行特種訓練和裝備改編而成的所謂“突擊大隊”。這個“突擊大隊”的人員極大部分是罪惡累累的逃亡之徒,少數是被捉來的漁民。所以有不少人還帶著家屬住在島上。駐在這個島上的反動武裝共有一千多人,政治極為反動,與我們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有不共戴天之仇。駐北一江山島的敵人有五個中隊,全是美式裝備,每人配備有長、短兩種武器。配備了一個戰防炮連,一個高射炮連,三十多火箭炮,五百多只自動武器,一百二十多挺輕、重機槍。南一江山島的敵人是一個步兵中隊。配備一個榴彈炮連,一個山炮連。因為背靠大陳島,重武器都放在南一江山島。第四突擊大隊長叫王輔弼。這個部隊由國民黨少將擔任所謂”一江山地區司令部的司令”,叫王生明統一指揮。

  盤踞在一江山島的敵人,利用上、下大陳島為依托,進行海盜活動,搶劫我海上航行的船只,掠奪我運輸的物資,阻礙我上海、溫州、福建和廣東等地的海上南北交通。經常襲擾我沿海邊境的安全。據俘虜講,一九五四年十一月,美國的特務機關“西方企業公司大陳島分公司”的美國特務還親自來一江山島策劃該島的敵人對我沿海進行襲擾活動。這不僅破壞我國的邊境安全,也直接損害我國的對外貿易,并影響我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熱情。

  朝鮮戰場停戰之后,美帝國主義與蔣介石反動派搞“共同防筑條約”,露骨地干涉我國內政,阻止我國解放神圣領土臺灣。還派第七艦隊陳兵東海,在我國領土祖國的大門口耀武揚威,明目張膽地侵略我國領空、領海。解放一江山島實際上也是打擊美帝國主義的侵略囂張氣焰,為解放我國神圣領土臺灣創造有利條件。

  備戰工作重要的一環是加強對部隊的戰備訓練。所以上級決定我們在海門、清江渡一帶進行戰備訓練。戰斗部隊主要是根據一江山島的地形特點,進行戰術動作訓練。戰士們天天爬山,著重是陸地的戰斗技術動作訓練。如投彈、打靶、游泳、爆破和奪取制高點方面的訓練。當時正是部隊進行正規化訓練,向蘇聯紅軍戰斗條令學習。在訓練的內容方面,有的同志主張我們部隊的訓練也要像蘇聯紅軍那樣,坦克在前面沖鋒開路,戰士挺著腰端著沖鋒槍向前面沖鋒。另一種意見是根據一江山島地形的特點,按照實戰的要求對部隊進行訓練,應該是著重小組動作,投彈、爆破、游泳等技術方面的訓練。我是主張后一種意見。后來還是按照實戰要求訓練部隊。

  偵察部隊的訓練著重是海上偵察和游泳訓練。決定將師、團的偵察部隊集中起來由師的偵察科長潘天壽統一負責領導,進行訓練。我們團的偵察員鄧家如同志原來不會游泳,經過訓練能在大海的波濤起伏激流中,游二十多華里,從海門一直游到黃巖縣。偵察部隊的訓練,對后來完成海上偵察任務起了決定性作用。

  后來部隊從海門、樂清一帶移動到寧波的鎮海一帶進行海上訓練。這次訓練,完全按照一江山島的實際地形設置和訓練。部隊乘著登陸艇在海上的大風大浪中進行漂蕩,鍛煉戰士和干部的暈船問題。部隊指戰員北方人多,所以這個訓練時間占的時間很長。部隊暈船的問題不解決,就無法完成登陸作戰的任務。在訓練中,許多指戰員在海上嘔吐得非常厲害。有的同志胃里的黃水都吐出來了。出海一次回來,戰士們的體重就減輕,飯也吃不下。但部隊仍堅持出海鍛煉。

  突破攤頭陣地,這也是按照一江山島的地形和敵人構筑的工事實際情況進行設置的攤頭陣地進行訓練。一九五四年的冬天是浙江幾十年來未遇到的嚴寒天氣。溫度平均在零下七、八度之間。老鄉家水缸里的水都結成了厚厚的冰凍。部隊在這樣嚴寒的天氣中進行訓練,確實是很艱苦的。在訓練中戰士和干部很多人都凍壞了腳后跟,手也凍裂了。有的戰士反映好冷,像在朝鮮一樣。在訓練中進人攤頭陣地前,指揮員一聲令下,戰士們都跳人海里進行爆破,沖鋒向前,向縱深發展。雖然海風呼嘯,寒風刺骨,都沒有一個戰士或干部畏縮不前的。

  在海上訓練突破敵人前沿攤頭陣地時,戰士們采用了速爆的方法,即用長竹竿送炸藥的爆破方法,迅速炸開敵人設置在攤頭上的障礙物。看起來很簡單,實際動作中也有許多要領。例如竹竿不能對著自己的肚子,否則一下子后坐力會把自己震傷。

  登陸作戰練兵中的問題很復雜。連一只登陸艇上乘多少人,什麼人坐在什麼地方,指揮員的位置放在什麼地方好,帶多少彈藥,武器放置的位置,登陸時誰先下,誰后下等等,都要作具體按排,進行實際演習,否則會亂成一團。一月十六日晚上我們從鎮南出發,團部直屬隊上船時就比較亂。

  十二月中旬的一個下午,進行團進攻登陸作戰三軍聯合演習。張愛萍同志和前線領導同志都乘指揮船前往觀看。雖然那天氣候不好天空烏云密布,空軍仍然出動配合了這次演習。海軍的登陸艇裝載了登陸作戰部隊整整齊齊地擺在海浪滾滾的海面上。這次解放一江山島是以二營五連為突擊隊。選擇樂清樵為突破口。這次聯合演習也是由五連擔負最艱巨的奪取前沿陣地,并向縱深發展,奪取主峰二0三高地的任務。二營五連是一七八團有名的尖刀連。在這次聯合演習中,全連指戰員都表示:“我們一定好好準備,不管什麼時侯,五連絕不給我們團丟臉。”在登陸艇接近灘頭陣地時,連長毛坤浩帶頭跳下海去。戰士們不管海水刺骨,都跟著跳入海中。毛坤浩領著第一批上岸的戰士們迅速前進,向主峰方向攻擊。演習結束后進行了小結。明確了這次演習的成績ニ動作勇猛,指揮果斷,不怕寒冷。可是有些同志沖鋒時,專揀好道走,投彈目標不準,看不到目標就亂打槍,炮兵開火過早等。

  在戰備過程中,偵察敵情是極為重要的任務。潘天壽同志經常派偵察部隊摸到敵人的前沿陣地偵察敵人的動靜,弄清敵人的碉堡位置、火力點的配置等。北一江山島前面,幾百公尺處有一個小礁,叫雷鼓礁。海水上漲時,這個小礁就被海水淹沒。我們偵察排的鄧家如同志,多次用機帆船脫著小舢板摸到這個小礁上,將小船隱藏在小礁上,自己游泳到灘頭邊,觀察敵人的動靜,弄清敵人碉堡的位置和火力點的配置。這些情報對戰斗指揮是極為重要的。還有一個叫茶花島的小島,距離我們的頭門山島有四千來公尺,離敵人的北一江山島有三千來公尺。有時敵人也到這個小島來偵察我們的情況。我們經常到這個小島來觀察敵人的動靜和伏擊捕捉敵人。一月十七日我們部隊到達象山港時,鄧家如同志還特地從頭門山島趕回來匯報他們偵察的情況,我們空軍還進行空中偵察,將一江山島的全貌都拍了照片,有些明的碉堡在照片上尚能看得出。這些都是戰前的準備工作。

  戰備工作,還有戰斗器材物資的準備。張愛萍同志對這項工作極為關心。他親自到上海去查訊。在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下,把江南造船廠、石油公司、港務局、海運局、打澇公司、上海造船廠、求新造船廠等單位用于擺渡、運貨等用的各種新舊船只全部收集起來,還動員了一百多名海員和工人支援參加了這次戰斗。這些船只在解放一江山島的戰斗中起了出色的重大作用。征集來的船只,有的作為指揮船,我團的指揮所就是用上海來的一只輪船作為指揮船。參謀處、政治處的同志、團長、政委都在這只船上。尚有總政來的陸柱國、中央電臺來的盛里予、中央新聞制片廠的牟森同志以及新華社的記者等都乘這只船渡海登陸的。有的船是運輸彈藥物資。有的船是裝備了戰防炮,在海軍炮艇的掩護下參加戰斗。這次從上海來參加戰斗的一百多名海員和工人在戰斗中表現都很好。我們指揮船上的”老大”是四十多歲的浙江人,他和水手們在戰斗中表現得都很沉著。我們指揮船是尾隨二營在樂清礁登陸的。我們登陸時敵人向我們射擊的火力很猛烈。“船老大”和水手們毫無畏懼的表現,船靠岸的動作都很迅速,都是在指定地點靠岸。一營是在海門樵登陸。三營是團的預備隊。南一江山島的敵人是一八0團負責解決。一、二、三營的戰斗部隊都由海軍登陸艇負責護送。從上海調集來的船只雖然新久不一,大小各,異,但在這次戰斗中的作用都是及其重大的。

  張愛萍同志很重視這次戰斗中的后勤工作。除了他親自去上海籌集動員之外,對后勤工作的組織也是很嚴密的。師的后勤總指揮是六0師師長曾昭墟同志。一七八團的后勤工作是由該團干部處處長楊家駿同志負責。在海門和頭門三島都設立了后勤指揮所和供應站,負責武器彈藥和傷員搶救以及物資的供應。

  戰斗開始的前十天,我們在頭門山島上的重炮,每天向一江山島進行不規律的射擊,空軍也不時進行掃射和轟炸,使守備該島的敵人精神麻痹不得安寧。

  一月時七日我們空軍在杭州莧橋機場增加一個師,臺灣敵人發覺后,通知守備該島的敵人作好防空準備,防止我們空軍前去轟炸。并沒有發現我們要進攻該島。可見我們部隊的保密工作是做得很好的。守備南一江山島的敵人,在我們登陸部隊突破他們的前沿陣地后,他們的榴彈炮連炮衣還沒脫下,可見敵人并沒有我們要去打一江山島的思想準備。

  我們強大的空軍保證掩護登陸部隊順利登陸,絕對保證兩天以內不讓敵人的飛機竄人我們的上空。我們的海軍魚雷快艇在海上設置了伏擊圈,大陳島敵人海軍如出動支援一江山島的敵人,我們魚雷快艇堅決把敵人增援的兵艦消滅在海中,不讓一條軍艦進入我們的海面。

  一九五五年的一月十六日晚上,我們整個部隊從鎮海乘船由海上出發,十七日到達象山的石浦、鶴浦、朝天門等地待命。在那里全團開了大會,團長戚慶連同志宣讀了解放一江山島的戰斗命令。我代表團黨委授予突擊部隊紅旗,五連表示,誓死要把紅旗插上一江山島的高峰二0三高地。晚上繼續由這里出發,從海上行駛。在拂曉前到達頭門鎮。

  一月十八日海上的氣候分外晴朗,風平浪靜,晴空萬里,解除了我們擔心的惡劣氣候的顧慮。一月十七日晚上,浙江東海面的風浪仍然很大,天空烏云密布,看不到天上的星辰。我們乘的船在海上行駛的途中,忽然間,白浪滔天的大海變成了風平浪靜的湖面,此乃”天助我也”。十八日上午七點五十分,指揮部下令炮兵注意觀察敵情。八點整,我空軍開始轟炸一江山島。轟炸機群輪番地進行轟炸。敵人的工事一個個被摧毀。

  九時,我們支援炮群開始試射。十分鐘后,全炮群對一江山島進行炮擊。觀察所報告,射擊效果良好。

  海軍無數炮艇在敵人攤頭陣地進行游戈炮擊,機帆船上裝載的戰防炮對準島上的碉堡進行轟擊。

  天空中拖著一條條長尾巴的飛機,在高空控制著一望無際的天空,絕對保證我們的制空權。空軍的殲擊機群輪番地對著敵人的碉堡、工事、塹壕進行轟炸掃射。十二點整,無數登陸艦隊載著登陸部隊駛出海門山島港灣。行駛半個多小時,登陸艇隊進入海面,隊形展開。離一江山島四十多公尺時,大陳島敵人炮兵對我登陸艦隊進行攔阻射擊,炮彈激起幾十丈高的海水,筑起一排排”水墻”,沖向天空。

  我們的炮兵進行壓制射擊,敵人的炮兵才成為無聲的啞巴。

  下午時四點,登陸部隊開始強行登陸。

  一營一連擔負著奪取敵人海門樵的灘頭陣地,摧毀敵人防筑工事,向一九0高地綜深發展,迅速奪取一九0高地,積極配合二營五連奪取樂清礁灘頭陣地。

  二營五連由戰斗英雄副團長毛長苗同志率領,奪取敵人樂清礁灘頭陣地,突破灘頭前沿陣地后,迅速向縱深發展,堅決拿下制高點二0三高地,不惜一切犧牲,奪取二0三制高點,把紅旗插上二0三高地。

  一營三連在海門礁登岸,然后向右側的海峽,北一江山島南面的半山腰向東打去,迅速向一九0高地靠攏,奪取高地后,在向二0三高地打去,配合二營五連奪取二0三高地。

  首先是一連在海門礁靠岸。在灘頭陣地上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戰斗。海門樵雖然地勢稍微平坦,但海門樵礁石銳利據齒。礁石上敵人設置三列鐵絲網。鐵絲網埋著地雷,鐵絲網里面是敵人的戰防陣地。炮口朝著西北海面。戰防炮陣地附近有幾個鋼骨水泥地堡,從那里發射出來的交叉火力,可以封鎖正面和西北面的海面。再往上的陡坡上面是敵人設置的第一道塹壕和地堡群。敵人憑籍著這些堅固的工事和海上的障礙來據守這個海島。

  一連的戰士在激烈的戰斗中與敵人拚博。在我們戰士突破了前沿陣地,摧毀了海上障礙物,登上灘頭時,敵人仍憑籍海上的工事,集中機關炮、機關槍和沖鋒槍向登陸部隊猛力掃射,妄圖用火力把登陸部隊殲滅在灘頭上。當我登陸艇在海門礁突出部靠岸時,敵人在礁石上用機關槍往下掃射,用手榴彈往下扔。二排長卓成見部隊前進受阻,立即命令爆破手姜國華進行爆破,鐵絲網被炸開了一個大缺口,六排長龍小義帶著戰士撲向地堡跟前迅速地消滅了地堡里的敵人。這時排長卓成見到正面高陡坡的戰壕里敵人把成串的手榴彈扔下來,壕兩端鋼骨水泥地堡里的敵人用機槍猛烈向我們部隊掃射,卓成當即指揮戰士們從陡坡爬上去,攔腰突破,打得措手不及。戰士們攀登上陡壁,跳進塹壕時,敵人倉皇萬狀,爭先恐后地向兩側地堡里逃竄。卓成同志帶領全排戰士占領了海門礁的灘頭陣地,打開了通向一江山高峰的道路。這時正是兩點四十一分。

  登陸奪取灘頭陣地時,有一些戰士在前沿陣地負傷后仍然堅持戰斗。爆破手姜國華在海灘上腿部巳經中彈負傷,接到排長卓成的命令,要他前去爆破敵人的鐵絲網時,他不說自己巳經負傷,拿著炸藥桿,跳到煙霧迷漫的岸上,咬著牙,彎著腰,在密集的彈雨中直奔敵人的鐵絲網,炸開了一個大缺口,光榮地完成了打開通路的任務,我們團指揮所登陸上岸時,看到一個戰士,肚腸被敵人打得流在外面,仍然在戰斗中高喊著:“同志們,沖啊!”的口號。

  二營五連全連是以“一定要把紅旗插上一江山高峰”的堅強決心在樂清礁登陸的。雖然敵人灘頭陣地撐點防御工事很多被我空軍和炮兵的強大炮火摧毀了,但敵人殘存工事火力還是極為猛烈。當四只登陸艇同時靠上樂清樵,大門一打開,戰士們迅速登上巖石,敵人的炮火猛烈地向我們登陸艇和戰士掃來。

  這里的地形對敵人防守是極為有利的。樂清礁是在一江山島的中部,在二0三高地的下面,海灘的面積及其狹小,是一個凹部。灘頭陣地前是鐵絲網,陣地后面是鋼骨水泥碉堡和暗堡以及塹壕。前沿是戰防炮,架設在暗堡中。戰防炮的炮口面對正北的海面。火力都是按照測量登陸的距離和層次配備的。二0三高地的火力,山腰里輕重武器的火力,左右兩側的火力,密密層層地封鎖著登陸點。前沿能攀登的地方,敵人把它爆破改造成懸崖峭壁使登陸部隊無法攀登。選擇這里做為登陸點,作為突破口是攔腰截斷敵人的戰術。但我們自己也是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后生。進攻部隊承受著上、下、左、右敵人各方面火力的打擊。但是困難和槍炮決不能阻擋戰士們前進。

  在煙霧彌漫的灘頭陣地上,登陸部隊和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戰斗。當我們齊頭并進的登陸艇剛靠上樂清礁,登陸艇的大門剛打開,敵人的密集火力向登陸艇和部隊打來,以阻止部隊登陸。機槍手王育智端著機槍瞄準敵人碉堡眼猛烈掃去。沖鋒槍手李永茂、陰南水和擔任右側伏擊的戰士,也以猛烈敏捷的動作向其它幾個火力點進行圍攻。不久就升起了占領灘頭陣地的信號。戰士們繼續前進,在占領第一道塹壕時,又遇到敵人山腰支撐點和制高點的火力封鎖。連長毛坤的右額被敵人子彈打傷,他仍然威武地舉著駁殼槍高喊ニ”為我們祖國、為我們的紅旗勇敢地沖啊!”。在震天的沖殺聲中,戰士們沿著兩側的交通壕和陡峭的山脊,迅速地向上猛攻。在激烈的戰斗中,二等功臣戰士廖國良和張惠松負了傷,他們顧不上包扎就和戰友們一起向前沖殺。被打得散亂的敵人還未來得及組織抵抗,戰士們一舉占領了設在山腰里的第二個支撐點。

  二0三高地是一江山島敵人的主陣地。敵人在這里筑了堅固的核心防御工事。有些未被摧毀的鋼骨水泥碉堡還不斷地打槍,向前進的戰士射擊。重機槍手肖寶成和張新森分別向頑抗的敵人猛烈地掃射。掩護步兵沖鋒的無后坐力炮手陳玉香和斜耀銀就在交通溝沿上將炮架起來,瞄準主峰的地堡進行近距離轟擊。一連的炮彈發射出去,敵人兩個地堡全部被擊毀了。他們立即把炮口轉向另外兩個地堡,兩發炮彈又將它們擊毀了。戰士們向著主峰猛攻,敵人接連進行幾次反撲,但都被我們英勇的戰士打退了。這時負傷指揮戰斗的毛坤浩,從營長沈勇手里接過了紅旗,親自舉起奔向山頂,當紅旗在山頂迎風飄展的時侯,毛坤浩同志就昏倒在地上了。

  紅旗在一江山島主峰迎風飄揚,從后面來的戰士們越過主峰,繼續向前沖去,勇敢地進行最后的戰斗,直到把敵人全部殲滅。

  在傍晚,天尚未黑,戰斗尚在進行。敵人有一架飛機從臺灣竄到一江山島上空,盤旋了一圈低空掃射一下,我們有一只登陸艇中彈,敵機就向高空逃去。在敵機到達半小時前,指揮部就通知我們,要部隊注意防空。我們的戰士風趣地說”蔣介石又派飛機來送葬了。”

  晚六時左右,指揮部來電話,詢問戰果,抓了多少俘虜?北京總部第一天要發新聞。那時戰斗尚在進行,根本無法統計。師政委張浪同志在旁邊說了一句:“敵人沒有一個漏網。”所以當時按戰前掌握的敵情,以二千多人的數字上報。后來核實守備該島的敵人為一千多人。

  登陸部隊在強大的海軍、空軍密切協同掩護下,經過激烈戰斗,在當天下午六時左右已經奪取了一江山島的兩個高地,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激戰,一江山島的戰斗任務基本完成。這是以奪取了該島的核心工事,打散和殲滅了守島的敵人,控制了全島的局勢。但戰斗的結束一直延續到十八日的深夜。因為一江山島地形復雜,碉堡林立,工事堅固。許多敵人憑籍地堡和暗堡進行頑抗。有些敵人死不繳槍,憑籍工事頑抗,登陸部隊用火焰噴射器消滅在工事內頑抗的敵人。我們部隊在島上住了三天,還有敵人從坑道里出來的。有的敵人在坑道里沒有吃的,到我們部隊伙房里來偷吃的。有些女的和敵人的家屬也都躲藏在坑道里,幾天之后才出來。

  一月十九日上午,天空中烏云密布,細雨朦朦,部隊防止大陳島敵人作垂死掙扎前來反撲,緊張地修筑工事,作好敵人前來反撲的準備。海軍的無數炮艇,圍繞一江山島海面,在執行巡邏和護島的任務。空軍重轟炸機群輪番向大陳島上敵人的軍事設施瀉著大量的炸彈。大陳島的敵人被我空軍轟炸得黑煙密密層層冒上天空。

  次日,張愛萍同志親臨剛回祖國懷抱的一江山島,進行視察和看望解放一江山島的廣大指戰員。

  一月二十一日,新華社發布我們在解放一江山島戰斗中獲得重大成績。據初步統計的戰績如下:

  全部殲滅蔣賊軍一江山島地區司令部所屬部隊、突擊大隊第四大隊、突擊大隊第二大隊兩個中隊和炮兵中隊,共斃俘蔣賊軍官兵一千0八十多人,內擊斃蔣賊軍官兵五百多名,俘蔣賊軍突擊第四大隊長王輔弼以下官兵五百五十多名。

  繳獲蔣賊軍榴彈炮三門,山炮一門,迫擊炮十七門,機關炮十五挺,戰防炮三門,重機槍十五挺,輕機槍七十二挺,六0火箭筒二十七個,步槍、卡賓槍三百三十多只,手槍十五只,各種子彈十一萬發,各種炮彈八千九百發,以及許多軍用物資。

  華東軍區首長,一月二十日電賀浙江前線陸、海、空參戰部隊全體指戰員,祝賀渡海解放一江山島的勝利。

  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委員會、浙江省民主黨派、市地方組織和人民團體均于一月二十日致電浙江前線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慰問。

  一江山島解放后,大陳島敵人驚恐萬分,美帝國主義也手忙腳亂。蔣介石反動派為了保存他的殘兵敗將,乞求美帝國主義對他進行保護。美帝把第七艦隊的大部分艦只急忙從非律賓、日本、香港等地從一月二十三日相繼駛抵大陳島以東及東南接近我國東南海海面。其中包括美國最大的航空母艦“中途號”、“約克敦號”、“基爾沙基號”、“埃賽斯號”、“大黃蜂號”等。據美國報紙報導,當時在中國海區域共有五艘航空母艦,三艘巡洋艦,四十余艘驅逐艦,五十艘供登陸用的其它艦艇。此外還有三艘巡洋艦和八艘驅逐艦正從美國西海岸向我國東海洋面駛來。這些美國軍艦和航空母艦上的飛機,在我國沿海耀武揚威,進行軍事挑釁。據報紙報導ニ從一月二十四日到二月四日,在上述地區進行軍事挑釁的美國飛機共有四百九十六批,二千二百二十四架次。

  美國國務院二月五日宣布,美國政府已下令第七艦隊和其它美國部隊“協助”蔣賊軍從大陳島撤退。美國軍方發言人還揚言,“目前大陳島進行的任何進攻都將被美國解釋為干涉第七艦隊的任務。這種干涉可能遭到美國方面的報復。”

  美帝國主義赤裸裸地干涉我國內政,進行軍事挑釁活動,侵犯我國領海、領空的罪惡行徑,遭到我國政府和人民的嚴厲譴責。

  新華社奉命就美機侵犯我國領空發表聲明入下二月七日六時到十八時,美國軍用飛機六架二十架次,先后侵人我一江山島、頭門山島等島嶼上空進行軍事挑釁。中國人民解放軍飛機當即起飛,美國飛機向東南方向飛去。新華社聲明ニ美國飛機這種行為是嚴重侵犯中國領土主權的軍事挑釁。美國空軍如果敢再侵入中國領空,美國政府必須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嚴重后果。

  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這是毛澤東同志的英明論斷。當時美帝國主義調集大批軍艦,出動數千次架次的飛機,侵犯我國領海、領空。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在二月九日十時二十分,美國的AD型飛機兩架,侵人我國領空,被我當地人民解放軍高炮部隊把其中的一架擊落在海中,另一架向東逃去。美國飛機被我擊落后表示,是由于飛行員飛錯了航向,才被我擊落。帝國主義是紙老虎,即使是武裝到牙齒的美帝國主義也不例外。

  浙江前線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二月十三日解放大陳島、漁山列島等島嶼。這些島上的敵人是在美國武裝力量的掩護下撤逃的。至此,浙江沿海敵占島嶼除最南面的南麂山島外,已告全部解放。

  自一江山島解放后,迫使大陳島敵人越來越處于不利地位。攝于我軍強大威力,大陳島、漁山列島、披山島等島上的敵人,仍不得不棄島而逃。在大陳島等島嶼的敵人撤逃時,掠走島上居民一萬八千多人,焚毀島上房屋,掠走居民僅有的物資,美國侵略軍也參與了這個罪惡行為。

  浙江沿海島嶼的解放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軍密切協同,現代化聯合作戰取得的偉大勝利。

  浙江沿海島嶼的解放,給浙江人民以極大的鼓舞。當得悉一江山島解放,溫嶺縣石塘鎮張顯發等六個漁民,興奮地談了大半夜。他們說:“我們天天盼望解放一江山島,現在總算盼望到了,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蔣賊軍在沿海常常出來掠奪我們漁船,使我們不得安心生產,一江山島解放了,好象拔掉了我們身上的一根刺”。

  越劇演員姚水娟正在養病,聽到一江山島解放,當天晚上就給解放軍寫了一封信,祝賀前線的勝利。

  當地的群眾向解放軍送了大批的慰問品。黃巖縣城關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聽說一江山島解放了,親自去街上買了一包點心送給解放軍。黃巖縣政府收到慰問解放軍雞蛋二千多個,密桔二百七十多斤。

  海門區人民政府收到慰問品雞蛋一萬多個,雞、鴨一百多只。鎮上第二小學七歲的小學生徐正煥和八歲的陳士元,二人抬了五只肥雞,雞頭上掛著贈送者名字,二人抬得滿頭大汗,邊走邊跳,十分高興。他們說:“這是送給解放軍叔叔的。”杭州市惠興女子中學初中一個班的少先隊員,戰前寄給部隊一包馬尾松種子,要解放軍把這些種子種在解放的島嶼上。戰前戰士曾把一些馬尾松種子種在練兵的海灘上。其佘的戰士們在攻占一江山島的戰斗結束后,也沒有忘記孩子們的美好心愿,又把這些種子種在一江山島的灘頭上。隨軍記者得知這個情況后,一月二十三日特地從前線發了來電報導。惠興女中的同學們,得知這個動人的情景后,將此事編成越劇,在演出時邊演邊哭,許多同學被感動得掉下熱淚。

  在解放一江山島的戰斗中,中國人民解放軍四百多位同志在戰斗中光榮犧牲。烈士們的鮮血凝成了使一江山島回到祖國懷抱的絢麗之花。烈士們在戰斗中的業績是可歌可泣的。二營六連是在五連東側登陸的。登陸艇的鐵門剛打開,敵人密集火力掃來,不少戰士還未登陸就負傷在船上。該連衛生員忙著在搶救傷員,登陸艇將登陸部隊送上岸后需立即離開海灘返航。衛生員沒有發現登陸艇已離岸,他堅決要求海軍讓他上岸參加戰斗。當時海軍的同志向他解釋,你搶救傷員也是參加戰斗。衛生員同志為了親自參加戰斗,縱身跳人海中,向灘頭游去,被敵人槍彈打中光榮犧牲在海中。烈士們的浩然正氣,永遠激勵著祖國人民為使臺灣回歸祖國,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奮斗不懈!你們的光輝將與天地共存,與日月爭輝。你們為祖國建立的不朽功勛永遠銘刻在中國人民心中!


                                   原20軍178團政委 楊明德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