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牟平縣朱車村遇險》

  • 時間:   2019-02-14      
  • 作者:   王少木      
  • 來源:   浙江     
  • 瀏覽人數:  1087

       1941年初,上級黨委調我到牟平縣工作,擔任縣婦救會會長。三四月間,縣各群眾團體召開各區干部會議,參會的有各區婦救會干部,她們是:江錦英、王明國、楊堅毅、姜恒、從培彩,還有東海區婦聯負責人陳健同志、劉成同志和我。在開會期間,我們跟隨縣委機關、縣政府、縣大隊,經過多次轉移,來到了四面環山的朱車村。我們分散住在老百姓的家里,陳健、劉成和我住在一戶人家。由于處在動蕩不定的戰爭環境之中,我們晚上都是和衣而睡,連鞋子也不脫,非常警覺。每個女同志都有一個小簍子,里面裝著文件、手槍和一些隨身用品。

   出事的那一天早上,天還沒有大亮,縣青救會會長董五同志吹著口哨來敲門,招呼我們集合去出早操。劉成同志剛剛打開門,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緊接著村外的槍聲大起,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喊起來了:“不好,有情況,快跑。”我們提著自己的小簍子沖到街上,這時街上已亂成一團,有機關干部,也有老百姓,只聽到有人喊“東山、北山、南山都有二鬼子,快往西山跑。”劉成同志順著西南山坡,冒著槍林彈雨突圍出去了,上午就與縣委機關同志匯合。我和陳健同志突到西山根時,聽到二鬼子在后山狂叫:“捉活的,捉活的”。我們拼命沖到山頂,順著山崗向西奔去,好不容易才擺脫了偽軍的追擊,直到下午才找到縣委機關。

   事后我們了解到,敵人跟蹤縣委機關和縣大隊的多次轉移,也到了朱東村外,首先摸掉我們的崗哨,占領了東、北、南三個山頭,在拂曉時對我們發動了襲擊。當時縣委、縣大隊對敵人的行蹤有所掌握,但對偽軍偷襲朱車村駐地卻沒有察覺。因此縣大隊的戰士們按時出早操,并把槍枝都架在了一起。敵人首先向在操場上操練的戰士開槍,當場就犧牲了數人。縣委機關的曲晨同志,在突圍中被敵人的子彈打中了腿部,受傷后被敵人用刺刀殺害。除此之外,縣委機關干部,縣大隊領導干部及其他戰士和各群眾團體的干部,都安全地突圍出來了。有的同志真是死里逃生,如縣委宣傳部長段慧卿同志,敵人的子彈順著他的頭皮飛,把他的頭發打出了一條溝。東海地委干部于鐵全同志,敵人的子彈順著他的耳唇邊打過去,真是非常危險。敵人對村里的老百姓更是慘無人道,燒殺掠搶。村婦救會長慘遭敵人殺害,犧牲得非常壯烈。

   這次事件是敵人妄圖消滅我縣委機關、縣政府和縣抗日武裝的一次有計劃有目的的行動。雖然不是一次大慘案,但在牟平縣抗戰史上也是一次不小的流血事件。

抗日戰爭爆發后,牟平縣城于1937年被日軍占領。隨后建立了偽政權,成立了偽群眾團體“新民會”。新民會的主要任務是推行敵人的“治安強化運動”。該會還設立了正副會長。會長王金升是城南王家莊人,是一個死心塌地的漢奸賣國賊,他投靠日本鬼子,殘害人民,作惡多端,民憤極大。

   王金升積極推行敵人的所謂“強化治安運動”,內心很怕遭受抗日武裝的制裁。為了使自己沒有后顧之憂,他想把家人接到牟平城保護起來。我們得到了這個情報,計劃利用王金升回家接家屬進城的機會,鎮壓這個罪大惡極的漢奸,當時派武工隊在王金升家附近設下了埋伏。王金升為人非常狡猾,回家后不敢走大門,剛從后墻爬進院里,就被武工隊抓獲,拉到李格莊附近用大刀砍頭掩埋。因為當時匆匆執行,也沒有什么經驗,沒有仔細檢查王金升是否已經斃命,其實王金升并沒有死。執行好任務的武工隊同志來到李格莊李大娘家,李大娘是我們的堡壘戶,住在村西頭一個獨院里。武工隊的同志把鎮壓王金升的情況告訴她,然后就進村休息去了。時隔不久,王金升也踉踉蹌蹌地來到了李大娘家,說他在路上遇到了壞人,要殺害他,請李大娘救他一命。因為李大娘了解實情,就對他說,你先藏起來,我去找人救你。李大娘立即給正在村里的武工隊送了信,武工隊又一次抓獲王金升并把他處死,真正除了大害。

   副會長譚少山是城西北譚家泊人,態度不像王金升那樣惡劣。根據這種情況,縣委經過研究,為了支持發動群眾抗日,擴大我黨我軍的政治影響,擴大抗日民主政權和地方武裝的建設,粉碎敵人強化治安運動,必須打擊罪大惡極的漢奸,爭取一切可以爭取的力量。縣委決定鎮壓偽新民會長王金升,爭取副會長譚少山抗日。為此,膠東軍區還發給譚少山委任狀,具體職務記不清了,決定由劉成同志帶領十余名精干的武工隊員執行送委任狀的任務。

   劉成同志親自來到譚家泊。先找到小學教師段壽君,段老師是黨員,五十多歲,了解當地的情況,他帶著劉成同志和委任狀來到譚少山家。劉成嚴肅地對他說:“我是八路軍派來給你送委任狀的,你是中國人,應該給中國人做事情。”譚少山問:“你們來了多少人?”劉成說:“就我一個人。”譚少山很怕八路軍,特別怕女八路軍,這是因為在牟平縣雷神廟戰斗中,有幾位女同志英勇善戰。所以不管是鬼子還是二鬼子,還有偽政府和偽新民會的,只要聽說女八路軍,都聞風喪膽。劉成向譚少山提出:第一要接受任務;第二要建立聯絡點,給八路軍送情報;第三要保護好八路軍家屬安全;第四要在牟平縣城開展抗日工作。對于我們的這些條件,譚少山一一都答應了。以后他與我們有了工作聯系,也送來一些情報,做了一些保護抗日家屬安全的工作。

  有一天,譚少山匆匆跑來報告說:“城里的鬼子二十余人帶著槍到我村住下來了,你們趕快去解決吧。”縣長鄭有農同志認為縣大隊急需槍支彈藥補充,這又是一個打擊敵人的好機會。因此他挑選幾十名骨干親自帶隊到了譚家泊,但一進村就被事先埋伏的敵人包圍了,他們首先繳了鄭有農的槍,叫他解下腰上的皮帶。幸虧鄭有農同志出發前把劉成同志的三號擼子手槍也帶上了,他在解皮帶時順手悄悄把擼子手槍握在手里,對著準備接皮帶的敵人頭上就開了槍。大亂之中鄭有農同志帶領戰士們突圍出來,回到了縣委機關駐地朱車村。在這次戰斗中,我們人員沒有傷亡,卻丟了兩只槍,不過打死了一個敵人。

  這次敵人精心策劃的行動,就是為了妄圖殲滅縣委機關和縣大隊。一方面設下圈套,由譚少山送假情報誘騙我縣大隊主力到譚家泊企圖加以消滅。同時一路敵人跟蹤到朱車村,對縣委機關和縣大隊進行偷襲,由此也暴露了譚少山反革命兩面派的真面目。就在朱車村事件發生不久,鑒于譚少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他被我人民政府鎮壓,落了一個罪有應得的可恥下場。

  我們在牟平縣朱車村遇險,到今天已經快八十年了。文中提到的陳健同志和劉成同志,都是膠東婦女界的杰出代表,我在抗日戰爭中的好戰友,兩位大姐已經去世多年了。陳健同志文革前在寧波工作,曾任寧波地委宣傳部副部長。她的愛人陳耀亭同志,是1933年入黨的老同志,文革前擔任寧波地委副書記。劉成同志抗日戰爭初期在牟平縣任婦救會會長,19411月我接替她任牟平縣婦救會會長,她出任牟平縣議長,相當于現在的縣政協主席。只是后來她嫁給了軍隊領導干部,當了隨軍家屬,文革前在浙江省級機關湖濱幼兒院當院長。后來我們兩家住的很近,經常走動。只是晚年的劉成同志患老年癡呆癥,連我也認不出了。


                                          王少木

爱波网足球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