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軍鐵軍
    • 己亥年輪播圖
    • 建黨節
    • <
    • >

《八十年前到威海》

  • 時間:   2018-12-11      
  • 作者:   王少木      
  • 來源:   浙江     
  • 瀏覽人數:  1538

        

無標題.png

                                                 201811月在杭州

      1923年農歷二月廿七,我出生于山東蓬萊城一個店員家庭。1935年黨領導的膠東“一一四”暴動失敗后,國民黨大清鄉,一片白色恐怖。1932年就參加共產黨的大哥慕湘,被迫出走天津,音信全無。1936年冬天,二哥慕柯夫參加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從事抗日救國宣傳工作。1937年“七?七”蘆溝橋事變時,我剛滿十四歲。二哥經常向我和妹妹進行抗日宣傳,教我們唱抗日歌曲,如《五月的鮮花》《義勇軍進行曲》,特別是《流亡三部曲》,往往使我們邊唱邊流淚。二哥還經常帶一些油印的抗日小冊子給我看,激發了我的民族覺悟,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憤慨和仇恨,提高了抗日救國的熱情。

      1937年底,日軍沿著膠濟鐵路東犯,軍閥韓復渠駐扎蓬萊的部隊倉皇逃離。國民黨人張季瑞等人糾集了一部分漢奸到縣城,成立了蓬萊臨時偽政府,張季瑞當了偽縣長。1938年初,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第二路先后兩次攻打蓬萊城,偽縣長張季瑞帶領偽軍投降繳械。蓬萊城得到了解放,隨即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建立了各界抗日救國會。我看到街上表演的活報劇《放下你的鞭子》,看到為抗日工作的一些女同志時,心里極為羨慕。不久,二哥的女同學李玉枝(李雨之)和蔣守全二位同志到家里,動員我參加了婦救會宣傳隊,分頭到各街道進行抗日宣傳和募捐寒衣等慰勞前線將士。

微信圖片_20181211112346.jpg

 19458月在威海,后面是王少木,前面是牟海縣婦救會會長叢理明。

      1938年年9月的一天,二哥回家通知我到膠東抗日軍政學校學習,我當時的興奮之情難以言表。每當回想我走過的人生道路,我就不能不由衷感謝我兩位敬愛的哥哥,大哥是我人生的啟蒙老師,二哥是我參加革命的帶路人。

     1938917日,我告別了父母妹妹和弟弟,走上了革命的征途。當我來到縣委所在地城隍廟報到時,當時共產黨的活動還處在地下,縣委對外名義是民運會。我走進去的時候,已有30多名男女青年等候在那里了,其中女青年有5人,她們是蔣重光(后來叫蘇政)、李槿、韓波、孫昆碩和我。在這些人中間,我的年齡最小,只有十五歲。我們出發到膠東抗日軍政學校所在地的掖縣城,現在已經叫萊州市了。我們早晨從蓬萊城出發,先到黃縣。到達黃縣已是下午五點前后了,我們五個女同志住在一間空房子里。

      第二天清晨起來,看到黃縣城里到處都掛著青天白日旗,當時我們都認為是紀念“九?一八”事變。后來聽二哥說,那是慶祝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改編的八路軍山東縱隊第五支隊成立的。經過三天的長途跋涉,我們到達掖縣城膠東抗日軍政學校。軍政學校分為軍政隊和民運隊,接待我們的是慕石起同志,聽說他解放后曾任廣西桂林軍分區政委。經過簡單口試后,我們分別編入軍政隊和民運隊,我們女同志全部編在軍政隊。軍政隊設有四個排,一、二、三排是男學員,第四排是女學員,排長是徐彬同志。

      在軍政學校里,我們睡著地鋪,完全過著軍事化生活,早上起床出早操,上午政治課,主要是講抗戰戰略、黨的政策。記得軍校賀致平同志還給我們講政治經濟學,什么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等。下午上軍事訓練課,齊步走、正步走等。晚上,還要輪流站崗放哨。生活比較緊張,但大家都很愉快。由于抗戰形勢發生了惡化,十一月初,抗日軍政學校撤出了掖縣城,轉移到掖縣南部萊陽北部一帶,我們這期軍政學校的學員也就結業了。除了個別留校外,都分配了工作。我被分配到了膠東婦聯工作。在萊陽張格莊,我見到了曲韶華、張福之、宋茲心等婦聯領導同志。

     我被分配到平度工委已是193812月了。平度工委對外稱是八路軍平度縣民運工作團,住在舊店小學里。平度工委書記是李辰之同志,組織部長戰均平同志(后來改名周方),還有崔濤、李奎生、王竹青、王六等同志。李辰之同志帶領一部分同志負責對國民黨山東保安十八旅旅長張金銘的統戰工作,他當時對外公開身份是十八旅政治部主任。我到平度工委時,是組織部長戰均平接待的。1939年春天,平度工委進行了較大的調整,李辰之同志不再任工委書記,集中精力做好十八旅旅長張金銘的統戰工作,工委書記由膠東區黨委派遣的李硯農同志擔任。同時一起調來的還有一批干部,其中有大哥的朋友王景熙。

      也就在這個期間,戰均平同志經常找我談心,對我進行黨的教育,增強我對黨的認識,讓我積極靠攏黨組織。記得戰均平同志讓我填寫黨員登記表時,在年齡一欄中我如實填寫了十六歲,戰均平同志說“你得填十八歲”,我也不敢多問就填了十八歲。接著在村外的一個場地上,舉行了入黨宣誓儀式。宣誓儀式由戰均平同志主持,工委李硯農書記監誓。就這樣,就在193934日,經戰均平同志介紹,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當時我的實足年齡剛滿十六周歲。后來才知道,按照黨章規定,年滿十八周歲的成年人才能申請入黨,而且還有候補期。

      入黨后不久,膠東區黨委調王六同志到區黨委另行分配工作。王六同志是文登人,她參加了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第三路,奉命西上分配到平度工委工作的。她原名叫榮修春,比我大一歲,入黨時間也比我早。我們兩人相處很好,她經常帶我到各村發動婦女組織識字班、宣傳抗日,教唱抗日歌曲,對我這個剛參加工作、剛接觸社會的新同志幫助很大,向她學習了不少東西。聽說她要調走,我真像失去了依靠,六神無主,難舍難離。我請示領導同意,送王六同志到膠東區黨委所在地的萊陽張格莊,由膠東婦聯副主任李玉枝同志找王六同志談話。她說,東海區(東海區特委還處于地下狀態)缺少婦女干部,你是文登人,回去便于開展工作,王六表示同意服從組織分配。

     回來后,她就動員我同她一起到東海區工作,我同意了。于是就向李玉枝同志提出也到東海區去。她說可以考慮,我們研究后再告訴你。兩天后,李玉枝同志告訴我,經過研究組織上同意了你的要求,你不要再回平度了。我說,我黨到關系和幾件衣服都在平度怎么辦?她說,黨的關系和東西以后都給你轉到東海特委。后來黨的關系轉到了東海特委,我的毛衣等物都轉送到蓬萊家里去了。

     經過幾天的長途跋涉,我們來到了文登林村,那是東海特委所在地。那時黨處于地下狀態,東海特委對外稱“文化供應社”為掩護。我們住在林一山同志家里,特委書記于克恭同志接見了我們,特委婦委書記曲韶華同志找我們談話,說組織上決定派王六同志到文登做婦女工作,我被分配到威海特區委。特委組織部長王臺同志給我寫了介紹信,任命我擔任威海特區委婦女部部長。

     不久后的一天,我就隨著一位地下秘密交通員,他騎著自行車帶著我,從文登林村到榮成板石村,一直送到威海墩前村梁學宗同志家里。當時威海特區委書記是殷少欣同志,特區委委員有:梁學章(張言)、梁學宗、梁培泰、梁春萬、梁學夢、林喬、梁國衛、章若明等同志。我的活動范圍多在墩前村、雅格莊、屯鐘家村、西小后村等,主要任務是發動婦女參加婦救會,發展黨員,宣傳抗日,教唱抗日歌曲等。

    1939年秋天,特區委書記殷少欣同志和特區委委員林喬同志因為身份暴露,國民黨反動派要抓捕他們。組織上安排他們緊急撤離威海,由章若明同志接任特區委書記。

   193912月中旬,由于日軍準備大舉進行掃蕩,我和章若明同志、梁學章同志參加了東海地委在棲霞縣唐家溝村召開的黨的積極分子動員大會,為組織東海第二次武裝起義做準備,出席這次會議的是各縣縣委書記和有關人員約有100余人。會議的主要內容,是王志恒同志傳達貫徹膠東區黨委提出的新的任務,緊急動員群眾,開展敵后游擊戰爭,牽制敵人對西線我軍的壓力,粉碎敵人的掃蕩。會議結束返回時,先由部隊護送,后由地下交通員護送,連夜趕到了文登。這次會議非常重要非常及時,為粉碎日軍準備進行的大掃蕩及為組織東海區第二次武裝起義做了充分的準備。在成功舉行了東海地區的第二次武裝起義后,各縣紛紛建立了武裝,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權。

     在以后的歲月里,我一直在我黨領導下的抗日根據地從事婦女工作,先后任牟平縣、牟海縣、文登縣婦委書記和婦救會會長。19457月,被選為出席在延安召開的全國解放區人民代表會議的代表。194711月至1949年初,我在東海區婦聯工作,后任東海地委婦委書記、婦聯副主任。19496月,隨解放軍進入青島,參加了接管工作。從此,我離開了戰斗了十年的膠東,告別了膠東的父老鄉親們

 

           王少木


爱波网足球中心